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大战结束一周后,忙忙碌碌的废墟重建现场,迎来了两名新成员。

  一个是披着崭新红披风的天神。

  澄蓝战衣紧紧裹着一身强悍肌肉,英俊的眉眼仿佛浸着全世界的光芒。

  当他悄悄降落在曼哈顿的人群中时,过来义务帮忙的民众目瞪口呆半晌,傻成了一排排石雕。

  “卧槽尼玛……超巨巨这个神仙颜值,我晕颜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以为他去年离开地球前那段时间已经是颜巅了!外星人颜值是永无上限这么作弊的吗?!”

  “应该是因为治好了星际战争的伤吧?还换了套新战衣?”

  “绝对不只是因为这个!总感觉他好像春光满面的……”

  超人足尖落在地面上,看着人们的神情,一如既往地温暖平和。

  他走到重建现场指挥部的帐篷,礼貌问询:

  “请问,有什么是可以让我帮忙的吗?”

  “……啊哇!!!啊哇!!!!”

  帐篷里跑出一堆吓傻的工人,一溜烟藏进挤挤攘攘的围观人群。

  跟之前一样,反正超人一落地,所有人都朝他这边跑,跑到了,又不敢靠近,都只远远地围着他看和拍照。

  克拉克很无奈,只得自己看了看重建进度表,然后提着两卡车水泥,送到目的地去。

  另一个,则是身高足有80米的暗紫色机甲。

  长相非常凶悍的机甲,肩上豪迈地扛着一大卷钢桩,迈着长腿,往指定地点走去。

  它每落下一步,地面张嘴仰望它的人就弹跳一下。

  等到了重建区,机甲从肩上拔出一根钢桩来,往地上戳两戳,“轰——”地打进地底。

  跟对超人的观感不同,在场的很多人,其实是非常害怕这架不知名机甲的。

  他们在避难所里的时候,都曾攥着一手心的汗,把初号机和毁灭日的战斗从头看到尾。

  可初号机暴走生吃毁灭日的那个画面,也确实是太恐怖了点……

  初号机在前面打桩,一群人就在后面惴惴不安地跟着,处理扫平地基之类的工作。

  每当它一回头,底下的人就吱哇乱叫着四散而逃,怕被它一口吃掉。

  于是它也不回头了,就抱着一堆钢桩闷头干活。

  从天亮干到天黑,曼哈顿该打的桩一天内被打完了,它把体型缩小到4米,像个大爷似的坐在被达克赛德砸出的大坑边上休息。

  脖子上还像模像样挂着条小毛巾。

  “喂……”

  几个小孩鼓起勇气,在人们惊恐的目光下,跑过去摸它划痕累累的盔甲。

  初号机低下头来。

  狰狞的眼灯,染血的下颌,无不写着“莫挨老子,老子超凶”。

  小孩们被吓得打了一哆嗦。

  不过很快,他们想起自己来是干嘛的,从麻袋里拉出一条长长的编织花环来。

  曼哈顿重建工作进行时,工人们的孩子就住在工地边的帐篷里,每天都很无聊,干脆凑成一堆,给战争英雄们编花环。

  这条特别长的花环,明显就是给初号机量身定做的。

  小孩们你推我我推你,推出个战战兢兢的领头人,哆嗦着说:

  “我们……我们想……想送你这个……”

  初号机指了指自己。

  小孩:“对……”

  一名战地记者刚好从这里路过,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踏过废墟,一抬头,就被面前的一幕动容了。

  他慌忙掏出相机,在曼哈顿的夕阳与微风中,拍下了今年世界新闻摄影奖的最佳作品。

  在坍塌殆尽的战后废墟里,温柔的橘色夕阳下,战甲染血、长相狰狞的生物机甲,正微微低垂着头,让一个站在掌心里的小孩,把漂亮的花环挂在它的独角上。

  挂好了,它自己看着还挺得意,摸着脑袋站起来,像是想找个什么地方臭美。

  底下几个送花环的小孩,也高高兴兴地一路跟着。

  过了不久,更多小孩探头探脑地跑过来,跟在初号机身后,满是惊叹地摸它的金属脚后跟。

  “它不吃我们的!它只吃怪兽!”

  路过还在谨慎观望的大人,小孩子们就大喊着跟他们解释。

  又过了一小会儿,披风上被人群掷满了捧花、从头到脚都沾着花瓣的人间之神,提着一块超大的高层玻璃镜飘下来了。

  他就像是从繁杂的重建工作中,实在忍不住,跑出来摸鱼见男朋友似的。

  举着玻璃镜给初号机照了照,又雀跃地绕着它飞来飞去,满是柔情地抚摸初号机的驾驶舱门和眼灯。

  他摸得深情款款,没留神初号机底下两个车斗大的拳头,危险地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初号机冷静地:他再敢挨我一下,我打死他。

  萨沙竭尽全力控制它的拳头:不要啊初哥!初哥不要啊!

  在两大联盟、x战警和神盾局的合作下,灾后重建工作在一个月后结束了。

  战后复盘会议,是在神盾局的天空母舰上召开的。

  神盾局局长、变种人领袖、正联主席、复联首领,一人占据一个角落,身后浩浩荡荡带着自己的团队成员。

  正中间还飘着一颗巨大的光头,那是人还在日内瓦、只能用全息影像开会的美国总统。

  人群中,一颗马赛克脑袋,在五彩斑斓的制服和披风间钻了钻,又不见踪影了。

  弗瑞虽然只有一只眼,可看得一清二楚。

  他分明看见,正联主席刚刚是想去牵他的手来着,小马赛克就是不肯,正联主席委屈巴巴地,追着要牵。

  两个人一个牵一个躲,扑拉扑拉闹腾半天,然后银影一闪,马赛克脑袋就被快银端进了变种人阵营。

  x教授和万磁王都在,看见熟悉的马赛克脑袋,x教授眉眼温柔地微微笑了,万磁王则抱着胳膊,脑袋扭到一边去。

  大名鼎鼎(对弗瑞来说臭名昭著)的嘴贱雇佣兵,上半身套着件x战警的实习生t恤,胳膊往29-1肩膀上一挂,笑嘻嘻地朝他耳朵里倒黄色废料。

  就见正联顾问微微偏了一下头,不着痕迹地掠了闪电侠一眼。

  闪电侠一道闪电蹿过去,直接从哔侍胳膊底下,又把人端了回来。

  29-1莫名其妙被两个极速者端了两圈,马赛克脑袋看起来有点晕乎乎的,看见眼前这条披风是正联顾问的,就乖乖地蹭在旁边。

  也没站多久,一道隐秘的蛛丝,“哧溜”从复联阵营方向射来,粘着29-1的手腕就把他拉了过去。

  站在美国队长身后的钢铁侠,“嗡——”地一声打开了针对极速者的降速力场。

  他们三个若无其事地把29-1围在正中,身体却紧绷着,似乎隐隐防备着什么。

  正联主席就知道在那挠头,正联顾问则微微眯起了眼。

  本就不怎么暖和的会议室,骤然又降低了几度,29-1“啾”地打个喷嚏,从脑袋上抖掉几块马赛克。

  科尔森刚好在这时进来,看见29-1,好心过去拍拍肩膀:

  “你怎么也在这里?神盾局特工的位置在这边。”

  29-1:“哦。”

  就抱着椅子,走到弗瑞身后坐下了。

  巨大的会议室中,弗瑞的卤蛋脑袋,立刻被几道来自不同方向的视线刺穿。

  ……草啊,虽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神盾局局长这一刻只觉得手心大腿都发痒,只想啪啪地狂拍自己大腿,大喊“我好他妈有先见之明”!!

  被科尔森捅了几次,他才佯装冷静地站起来,打开一面巨大的光屏:

  “有关本周的全球战争善后工作……”

  会议开了足足7个小时。

  绿灯军团带来了确认天启星彻底覆灭的情报。

  而毁灭日封存在氪石中的躯体,在众多大佬的探讨下,最终决定用氪石制成的分子对撞机,把它彻底分解成再也不能复生的原子,最后再用超人的幻影区投射器照射,成为舍去物质概念的“幻影”状态。

  萨沙吸溜了一口口水醒来,才发现会议已经结束了。

  英雄们神情明显放松许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论那场过去不久的全球浩劫。

  有个小变种人蹦跳着说,要在天才泽维尔学校搞庆祝派对,x教授温温柔柔地应下了。

  然后,萨沙听见闪电侠不怎么确定地开口:

  “既然这样,我们也去找个什么地方,庆祝一下吧?”

  他话音落下,正联的所有成员,都转头看他。

  小闪顶不住这种压力,扭头向隔壁复联求救:

  “要不,你们也跟我们一块来吧?”

  班纳博士:“啊这,当然好啊。”

  鹰眼:“我也没意见。”

  雷神:“吾要回阿斯加德一趟……”

  黑寡妇:“ok。”

  彼得:“唔、好!”

  托尼看了看还在擦口水的萨沙,不作声,也点了头;

  史蒂夫扶着盾牌,把话题温和地交还给正联:

  “我们都没问题。你们觉得怎么样?”

  蝙蝠侠立在墙边,漆黑披风垂落着,也不搭腔。

  最后,是被所有队友们注视着的超人开口了。

  “好啊。”人间之神微笑着说,“我们是该聚一聚了。”

  闪电侠猛地一怔,眼神湿漉漉地发亮,耳边的小闪电都立起来了:

  “我、我、我现在就去找地方!”

  他一溜烟窜上返回地面的飞机,几名复仇者摸着脑袋,也跟在他身后进了机舱。

  “萨沙。”

  然后,腰间挂着真套索的神奇女侠,站到了萨沙面前。

  “我有一个请求。”

  萨沙:“……啊?”

  他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

  重启前的不义联盟阵营中,除了超人以外,偏离值最高的就是神奇女侠。

  重启以后,他们遇见的次数也不多,虽然在跟毁灭日的战斗中并肩作战,却一次正式对话都没有过。

  英姿飒爽的女战神立在他面前,神情却远不如从前高傲。

  她只是低垂着美艳的眉眼,双手捧着金光闪闪的真套索,低声说:

  “为了这次战争,我向希波吕忒女王短暂地借回了我的套索。临行前,女王告诉我,只有我所向赎罪之人,才有资格审判我能否保留这件神器。我请求你,将我的双手以套索缚上,然后拷问我的灵魂,裁决我的答案,决定真套索的去留。”

  萨沙:“啊这……”

  神奇女侠依然垂眼看着地板:“我请求你。对于亚马逊的战士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仪式。”

  萨沙摸着脑袋,迅速朝四周张望一圈,发现会议室的人陆陆续续散尽了,留在这里的,竟然全部都是一周目成员。

  大家都似乎注意到了这个小插曲,然而没有人上前打断。

  所有人都只是默默地注目着他,等待他做出下一步抉择。

  人间之神也静静地站着,蓝眼睛里映着的,全是他的模样。

  托尼在桌面上点了点,让整个会议室升起防窃听屏蔽罩。

  会议室的门喀啦锁上,把门口一个探头探脑的卤蛋强行关了出去。

  萨沙很不适应这种突然庄重起来的场合,看着神奇女侠举着双腕,让他把套索往自己手上绑,忙拿了过来:

  “那倒也不必。”

  他把末端卷起来,绑成个发光的空圈,大致是那么个意思,就放进了神奇女侠的手里。

  萨沙:“……真套索是怎么用的?”

  神奇女侠:“只需要抓住另一端,出声审问我即可。”

  说是审问,小金毛这辈子也没有审过谁的经验,脑子一片浆糊。

  他转过好几个念头,从“你现在认罪了马”“你当初干嘛那样做鸭”“你知道吗你这条套索当年可是我最大的阴影啊”乱七八糟转了一轮,怎么想都觉得太尖锐、也太浅薄。

  不过最后,他还是找到了最合适的问题。

  萨沙攥紧了真套索的一端,只觉得一股不可抗拒的神力涌进自己身体,然后又从自己体内涌出,滔滔不绝奔向另一端的人。

  萨沙:“你是谁?”

  真套索亮起光芒。

  神奇女侠怔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抬眼看萨沙,就已经脱口做出了回答:

  “我是天堂岛的戴安娜,希波吕忒之女。我追随古老的众神,永不向强敌与战争屈服,成为天堂岛和人类之间的和平使者。我曾因为对地球最强大的男人产生私情,而背离了我的使者使命,对人类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加害,我……”

  她显然也没料到,自己一张嘴能说这么多,一下子把最难堪的秘密也给抖出来了。

  立时窘迫不堪,两手抓着那个空圈,目光都不敢往萨沙脸上放。

  好在,萨沙立马把套索抽回来了。

  超人站在一边,神情坦然,温和地微笑着:“谢谢你,戴安娜。”

  “我也试试,我也试试。”

  哈尔挤开神奇女侠,恰到好处地缓解了她的尴尬。

  他的白手套碰到那个空圈的一瞬间,轻佻的声线就一下子变了。

  “我是哈尔·乔丹,守卫宇宙2814扇区的绿灯侠,时刻谨记着为什么戒指选择了我,为了克服恐惧,无论邪恶藏在哪里都将毁之。”

  然后不知道怎么的,本来是亚马逊女战士一个人提出的仪式,突然就变成了击鼓传花。

  “我是史蒂夫·罗杰斯,一个军人。”

  史蒂夫握着那个空圈,望着萨沙的眼眸,如同最深沉的海,“我愿意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牺牲生命,捍卫我的国家与人民,直至死亡。”

  “我是彼得·帕克,aka好邻居蜘蛛侠!下面我准备从我出生那年开始,详细地向你介绍我是谁。当我在1岁的时候,我是一个哭起来声音大到像警笛的小孩——哦这是梅姨告诉我的,她说我从小就没办法合着嘴巴超过1小时,学说话也学得很快,就是学会了以后更烦了,塞着奶嘴也要讲话……”

  “我是比利·巴特森,aka沙赞!(轰——)……ok,所以这就是我变身前的样子。我最崇拜的英雄是超人,最看不起恃强凌弱的人,所以被所罗门的睿智选中,成为超级英雄保护世界……”

  “我是托尼·斯塔克,钢铁侠,很显然,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家、科学家,一个毋庸置疑的超级天才。看着我干什么,说错了吗?”

  “我是维克多·斯通,aka钢骨……”

  真套索在各色手套中传了一圈,落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手套里。

  萨沙愣了一下:“大哥,你就不用来凑热闹了吧……”

  黑暗骑士眼神淡淡,似乎想寻求一个答案似的,缓慢地把它攥紧。

  “我是蝙蝠侠,”他说,“以及布鲁斯·韦恩。”

  套索落进最后一个人的掌心里。

  人间之神的蓝眸如星光与海,温柔地将萨沙包缠。

  他微笑着说:“我是克拉克·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