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两个月后。

  大都会第一缕晨光,从飘起一角的窗帘缝隙钻进来,暗搓搓爬进一间布置温馨的小卧室。

  它爬过贴满了双人照片的墙,碰了碰房门上的麦穗风铃,然后从堆满床头柜的相框,溜回到洁白的枕头上。

  淡蓝的双人床上,被子鼓起老大一团,底下盖着男人异常强壮的身躯;

  而在他的臂弯和被窝内,则露出了小半颗漂亮的金毛脑袋。

  金毛脑袋仰搁在人家肌肉贲起的胳膊上,正张着嘴呼呼大睡着。

  房间里一片寂静。

  男人的指尖突地抽动了一下。

  英挺的眉心突然蹙起,一连串破碎的喃喃从唇间溢出:

  “萨沙……别,萨沙………不……!”

  他猛地睁开骤红的眼眸,双臂往内收紧!

  萨沙被勒出“嘎叽”一声,惊醒过来大叫:

  “我滴妈呀勒死我啦!!!”

  克拉克听见他的惨叫,蓝眸一恍,竟像是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下一秒,才像如梦方醒似的,忙松手撑起身子,慌乱地对着宝贝金毛上下一顿摸:

  “对不起,萨沙,你怎么样了?你躺好,让我看看有没有伤着……”

  仔仔细细检查过了,他才用微微发抖的手,慢慢抚着恋人的胸口,低声喃喃说:

  “还好……还好……”

  萨沙这会儿才勉强把气喘匀,一转头,床边的狗头闹钟,现在才刚走到凌晨五点半。

  ……而一大清早莫名其妙就给了他一个锁喉技的男人,现在居然还在那一边碎碎念,一边揉他的小胸肌!

  萨沙的起床气,腾地飚上头顶!

  小金毛对着撑在上方的男人就是一顿暴揍:

  “你还敢好!好个屁好!你再用点劲我就死了!你想勒死我就不用送我上学是不是?!我揍扁你%&@#”

  克拉克也不说话,脑袋埋在萨沙胸前,就默默挨打。等萨沙揍到没力气了,男人才一下又一下吻着他的心脏部位,还像是活在梦中,颠三倒四地念着:

  “我不会让你死的。萨沙……我再也不会……永远不会……宁可那时死掉的是我……”

  萨沙愣住。

  这是跟他耳鬓厮磨的恋人,要是再看不出对方今天不正常,那他就得是个真智障了。

  萨沙:“你怎么了,克拉克……是不是做梦了啊?”

  他生平以来第一次,把起床气硬生生憋回去了。

  有点笨拙地抱着氪星狗狗的脑袋,用爪子轻轻挠。

  克拉克不出声,只是抱着萨沙的腰,绵绵密密地吻着萨沙白皙的胸口。

  从心脏部位,一路吻到心下两寸。

  男人的胸口正贴在萨沙肚皮上,心跳快得简直像在打鼓。但随着一寸寸吻过萨沙的肌肤,他的心跳总算慢慢平缓下来。

  吻够了,他才嗓音沙哑地说:“没事。对不起,萨沙,我把你吵醒了。再睡会儿吧,离送你上学还有三个小时呢。”

  抱着难得低气压的太阳之子,平时牙尖嘴利的小金毛,居然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正如他曾经害怕的一样,当他们决定重新在一起,所需要付出的勇气,将会比世界上任何一对普通情侣都多。

  埋藏在彼此过去的刀山火海,并不会因为几次热烈的亲吻就立刻消失。与之相反,它会反复出现在他们的往后余生中。

  越是把对方爱进骨子里,越是想在眼中深深映刻对方的模样,那些由对方亲手为自己刻下的伤痕,就会越容易鲜血淋漓地暴露出来。

  曾经萨沙笃定地认为,只要他们两人撇清关系,从此形同陌路,就能让这些伤口永远不见天日;

  可一场生死攸关的战争,再加上堡垒里那本厚厚的无限法典,又让他动摇到无以复加。

  于是他那时才无法控制、又孤注一掷般,吻上了男人的嘴唇。

  但是很快,小金毛天性里的光明部分,又开始灼灼地发挥作用:

  害,其实想那么多也没用。

  就这么凑合着过吧,他都真香了无数次了,难不成真能离咋的。

  于是他抱着氪星人的大脑瓜子,朝克拉克耳朵里悄悄说:“醒了就好。你给我听好,那些事已经过去了,以后我们好好的就行……”

  又生气地皱起眉:“也不准说什么宁可你死之类的话!反正你死我肯定也死,自己看着办吧!”

  克拉克整个人都怔住了。

  柔和下来时更加耀眼的眉眼,发光发得简直像台远光灯。

  下一秒,萨沙眼疾手快地抽过枕头,一下盖住了自己脑袋,这才把猛扑上来的男人拦在枕头对面。

  克拉克快乐地:“萨沙……!”

  氪星犬扑地一声啃上枕头,发现自己没能亲到那张尝起来又嫩又甜、讲情话还带着股狠劲的红嘴巴。

  就一迭声轻轻喊着“萨沙、萨沙”,一边使劲往枕头底下挖。

  萨沙捂着枕头蹬他:“别烦我!我再睡三个钟头,就得上课去了!”

  克拉克挖不到人,又压不住满心激动,只好傻傻地亲那只枕头:“那我不烦你了……快睡吧,我可爱的小王子……”

  太阳神温暖的手掌,一捋上小金毛的脊背,萨沙简直就跟条件反射似的,立马瘫软了手脚。

  两眼一闭,嘴巴一张,biu地吹出个鼻涕泡来。

  他埋在满是太阳气息的被窝里睡回笼觉,睡了个天昏地暗,闹钟响了三遍都不知道。

  中途,身边的人形暖炉好像突然出门了一趟,等再回来时,房间里飘起一股火灾现场的焦烟气味。

  男人用一秒钟战斗澡冲掉了。

  又赶快爬进被窝里,把自己的宝贝金毛搂进怀里。

  一股清爽的潮意和沐浴露的香味,顿时朝萨沙扑面而来。

  克拉克悄声:“起床啦,萨沙。要去上学了。”

  萨沙睡得正香,又被弄醒了,两手咕唧咕唧揉眼睛,装没听见。

  克拉克在他耳边轻轻笑,咬他鼻尖:“宝贝,起床了。”

  又去嘬他嫩兮兮的耳垂:“起床啦。”

  萨沙被他弄得浑身打了两个抖,还是倔强地不肯挪窝。

  这是自他们同居以来,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本来就有起床气、又喜欢赖床的小金毛,自从再也不用在系统的警报声中惊醒战斗以后,每天早上跟被窝缠绵的时间,就与日俱增。

  于是,如何让恋人乖乖爬出自己被窝,并自动自觉去穿衣洗漱,就成了氪星人长期实践研究的日常课题。

  克拉克又抱着他轻轻摇:“萨沙,今天的早餐是香芋松饼,想尝尝看吗?”

  萨沙紧闭着眼装死,嘴巴也闭得紧紧的,只有屁股后头的幻影尾巴尖尖,正在控制不住地摇来摇去。

  他绝对不会忘记昨天早上是怎么失败的:

  男人叼了一片烤得香喷喷的芝士培根过来,闭着眼睛的萨沙嗅到香味,张嘴就往下吃,吃到最后,被克拉克亲了个死去活来,晕乎乎地被牵去换衣服了,然后又顶着个肿嘴巴去上学。

  ……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是没用的!

  克拉克见他不动心,眨巴着蓝眼睛,咬耳朵悄悄说:

  “宝贝,再不起床,我要脱你衣服了。”

  萨沙眼观鼻,鼻观心,岿然不动,继续装睡。

  脱就脱,他还能当做是裸睡!裸睡还更舒服!

  胸前微微一凉,睡衣扣子被解开了;

  紧接着,屁屁也在冷空气里抖了一抖。

  一只被剥干净的金发美少年,就这样白光光地躺在男人被窝里了。

  萨沙紧闭着眼,双拳紧攥,反正就是装死。

  也不知道为什么撑在上方的男人,突然就停了动作。

  呼吸声渐重。

  但是很快,温暖强壮的身体重新覆了上来。

  克拉克声线里带着哑意,在耳边轻轻说:“你全身都好白啊,萨沙。只有那里是粉粉的……”

  ……萨沙差点没忍住睁开眼,把这家伙一脚踹床底下去!

  绝了!怎么感觉洗过偏离值后,人间之神莫名发展出了一点点痴汉属性?!

  这真能算是偏离值0%么?!

  他愤愤地攥着拳头,心想妈的,又不是没见过!孤独堡垒里那会儿,他俩不是天天裸奔么!他就不觉得光着屁屁到处跑,和光着屁屁躺男人被窝有什么区别。

  可是想象着英俊的男人就撑在自己上方,用以往那种赞叹又痴恋的目光,把自己从头到脚看了个遍的样子,小金毛没来由觉得羞赧得不行。

  假装咕哝着翻个身,雪白的腿一屈一盖,把那个“粉粉的”给遮个严严实实。

  克拉克像只大狗狗似的,蹭着他的耳后:“还是不想起吗~~嗯?”

  萨沙抱着枕头,再也不管他了,反正呼呼睡。

  迷蒙中,感觉男人又在啾啾地亲自己的脸蛋和下巴,然后是他最珍惜的心脏位置,再然后……

  就一路往被窝里头去了。

  萨沙:“zzzz……”

  萨沙:“……zz…………卧……槽————!!”

  ——少年的脑袋猛地离开枕头,又重重摔回在枕头上。

  漂亮的金发哗地一下,在床单上洒出了一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