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克拉克在洗手间里咕噜咕噜漱口。

  漱完了,呼啦,吐到洗手盆里。

  然后脑袋顶着洗手盆边正在冒烟的金毛脑袋,一起好奇地往水里看。

  萨沙:“……不行!!还有!!再漱!!”

  克拉克:“哦。”

  氪星人睁着一双纯粹又无辜的蓝眼睛,鼓着腮帮子继续漱。

  萨沙越看越羞愤,越看越来气,穿着拖鞋蹦起来,对着人家腹肌就是一套军体拳。

  克拉克赶忙放软了肚子,但还是没忍住笑,噗地把水喷了一镜子。

  萨沙狼狈不堪地抹脸:“我让你漱口,你漱到哪里去了!”

  克拉克立刻解释:“这回肯定干净,因为大部分我都吞下去了。”

  萨沙:“————!!!”

  克拉克眼疾手快,把拼命掏摸传送卡的萨沙一把抱起来,抵到浴室墙壁上,一边笑,一边吻那张变成番茄的小脸蛋。

  萨沙:“笑!!你还笑!!哪有这样的,不起床你就口……口……口……我看错你了,你以前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克拉克却很认真:“萨沙,我觉得给我的伴侣最绝妙的体验,应该是我作为男朋友的义务。你以前也老是、老是这样逗我,所以我专门去进修了一下,免得你——”

  萨沙崩溃得口不择:“我以前哪里干过这种事啊?!我不就掏掏裤-裆这种程度吗?!掏裤-裆跟这个能比吗?!啊?!”

  妈的,尤其最后那口冰冻呼吸,绝了——冰冻呼吸是这么用的吗?!他本体18年的存货,都在今天早上交代出去了!

  末了,萨沙突然又反应过来,一把揪住男人的小卷毛:“等等,什么叫进修?你找谁进修去了?克拉克·肯特——!!”

  克拉克一被他叫全名就下意识一哆嗦,婴儿蓝的眼睛上下左右乱瞟,就是不看他。这种神态,坐实了萨沙的某种猜测,小金毛在他怀里愣了愣,眼圈都红了:

  “你……你竟然真敢找别人……”

  克拉克:“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我对拉奥发誓,绝对没有!!”

  萨沙:“那你从哪里学的!!老实交代!!”

  克拉克简直了,手掌捧着小王子那张竟然真的泫然欲泣的脸,氪星人不出汗的体质,都被他给急得脑门飙汗。

  又半天说不出口,最后挫败地把脑袋埋在萨沙肩上,喃喃说:“我偷偷补了……很多电影……”

  氪星犬羞耻地蔫了下去,小金毛却一秒收回了眼泪,神采奕奕地支棱起来。

  哦,看毛片啊?看毛片早说嘛。

  只要别是找别人实践,那他都是可以接受的。

  萨沙知道傻男朋友没有找别人,居然连存货被掏空都忘了,就喜滋滋地梳理克拉克的卷毛。

  克拉克抬眸看看他,眼神里又是痴情又是怜惜,轻声叫他:“宝贝……”

  萨沙:“干嘛?”

  克拉克:“你也真的太好哄了……”

  萨沙:“?”

  于是整整一周,他每天都在一声“卧……槽————!!”中结束赖床后,终于懂了什么叫好哄。

  于是正式作出反击。

  克拉克哑着嗓:“萨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萨沙,我再也不敢了,你别碰它——”

  萨沙骂骂咧咧:“我都说了营养跟不上,营养跟不上你听不懂?!哎呀~~还敢打我脸,我今天非得好好——”

  克拉克突然按住他脑袋:“萨沙……!”

  他一抬眸,被低头看他的男人眼神,吓了一大跳:那双蓝宝石与晴空一样的眼,几乎沉了整整一个调,里头黑压压的,全是可怕的情-欲。

  这种眼神出现在任何一个男人脸上,都会让人觉得很正常;唯独出现在地球最强大的战斗力眼里时,还是让萨沙屁屁一紧,本能地打了个抖。

  克拉克像在努力克制什么似的,慢慢抚着萨沙的金发,然后抚到那只不安分的小爪子:

  “乖乖萨沙,你先松手……我不用你为我做这种事。早餐已经在桌子上了,你先去吃吧……好不好?”

  萨沙不撒手:“你先保证以后不准这样叫我起床!”

  克拉克嗓子都是紧着的:“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萨沙这才踢着拖鞋,跑去吃克拉克做的早餐。

  他都把煎蛋熏肠都吞干净了,又掏出手机,一条条把挤得满满当当的短信箱回完。

  再刷了一会儿推,等了整整一个小时,克拉克都没从洗手间出来。

  萨沙:“???”

  自从城市重建工作结束,社会秩序也开始迅速回归运作。

  帝国州立大学刚好结束暑假,萨沙又得背着小书包上学去了;

  而克拉克,双腕的镣铐在大战中被击碎,后来他在自己心脏里补放的氪石针,也被超凶的小金毛撒着泼逼着取了出来。

  萨沙去上学了,他就用克拉克·肯特的身份,重新回到星球日报去,当一只混在人间的快乐社畜。

  据说星球日报的主编佩里·怀特,看见8年失踪人口克拉克·肯特出现时,吓得差点从星球日报顶上跳下去。

  他们同居的事情,除了他们两个,暂时还没人知道——当然,他怀疑他大哥在保龄球馆那天,看见克拉克偷偷跑去复刻小公寓钥匙的时候,就已经一如既往地提前知晓了。

  萨沙只悄悄退了学校宿舍,周末也依然回家,连阿特维尔夫妇都瞒得死死的。

  克拉克倒是暗搓搓问了好几次,想找机会正式认识一下萨沙的爸爸妈妈。但萨沙总觉得,他要先想想清楚,才能把克拉克带回家去。

  阿特维尔夫妇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克拉克却是跟他纠缠了整整两条时间线的地球守护神。他既不想瞒骗爸爸妈妈一辈子,又不知道怎么才能从这些事里保护他们,想到头秃也没想到办法,只能先这么搁着。

  好在克拉克也不催他。

  好像只要能每天都吸到小金毛,他就已经感觉到莫大的满足了。

  他俩就这么高高兴兴地同居了两个月。

  每天早上,克拉克先慢悠悠飞到曼哈顿送他上学,再光速飞回大都会换衣服上班;等下班了,克拉克就又跑到帝大去接他回家。

  其实他俩都知道萨沙有定点传送技能,但谁也不提。仗着在云彩上,全世界都看不见他们,每天分离前,他俩就躲在云朵里啾啾半天,才各自分开去上班上学。

  但今天克拉克上个厕所上一个小时,那他俩基本没时间贴贴了,到了帝大,就得赶快分手。

  萨沙烦躁地抓着金毛,在洗手间门口转来转去,抬脚就想踢门。

  却在贴上门板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一连串极低的呼唤声。

  “……萨沙,萨沙……”

  男人声线沙哑得不近人声。

  一声闷哼过后,里头动静总算停下来了。

  跟着就是哗哗的洗手声。

  萨沙就算有根伪直男的脑筋,但他也是男人,一下反应过来。

  从脚底“哧——”红到了头顶。

  萨沙回身抓起书包,一迭声:统统!统统!

  系统天天在斯塔克大厦鬼混,喊了几百声才飘回来,郁闷地:干嘛呢,狗宿主?狗系统正在研究如何合并复制两个人工智能的代码,诞生出新的智能意识呢。

  萨沙:发动[定点传送]!走走走,去上学了!!

  系统纳闷:氪星人今天不送你吗?

  萨沙:快走快走!你个整天就知道摸鱼的傻统!

  系统大骇:摸鱼怎么了!摸鱼不是员工基本权利吗!狗宿主你看你,十几个世界都不给我发工资,就知道辱统@¥#%……

  在系统的碎叨声中,萨沙眼前一花,从小公寓直接传送到了帝大附近的小巷子里。

  小金毛四处瞅瞅,发现没人看见他,才把自己的红脸蛋埋进了爪子里。

  他真搞不懂氪星人的想法。

  明明重启前那个人造人壳子,克拉克颠起来干坏事就干得可开心,一点压力都不带有。怎么换成本体了,这人反而畏手畏脚、遮遮掩掩的,男朋友就在外头,居然还能干出躲厕所打手冲这种事……

  这……

  他又不是不可以……

  系统:狗宿主,经过体征对比检测,你的本体由于神盾局的战斗训练,屁屁比任务躯壳大约挺翘9个百分比。是不是因为氪星人相对喜欢塌屁屁?

  萨沙:……你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