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骂跑了统统,萨沙郁闷地蹲在墙角吃饼。

  看周围没人。

  偷偷捏了会儿自己的屁屁。

  ……倒也没有特别翘吧。

  就是捏着软乎乎的,比较弹手而已。

  至少没到夜翼那程度,左右两半拉屁屁都出名到被全美人民分别起了人名的地步……

  ……氪星人的审美难道真的跟地球人不同?

  这事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只是萨沙重启前后毕竟换过躯壳,心里本就有根很小很小的梗。

  仔细想想,他们连在重启前那种极端状况,夫夫生活都能诡异地达成协调。萨沙虽然嘴巴上一直说很怵那门氪星巨炮,但他也没办法违心否认,爽起来也确实爽上天……

  ……就是屁屁负担也确实是有点大。

  以前他俩在小公寓里一块腻歪洗澡,或者缠抱在一起睡觉时,要是彼此冷不丁看对眼了,就自然而然地做一次,好像也从来没有过特别矫情和避忌的时候。

  怎么重启后,反而就要躲起来打手冲了??

  萨沙这会儿才想起掰着手数。

  算上在孤独堡垒裸奔到现在,同居也有两个月了。

  傻男朋友居然真的连一次公粮都没交过!

  萨沙急了:什、什么意思?就是他更喜欢自己亲手造的人造人身体,不那么喜欢我本体的意思?

  被赶走的系统又跑回来:哎,遥想当年,狗爹恨不得天天交公粮的时候,狗宿主天天抱怨屁屁黑洞开飞船;现在倒好,不交吧,有的人又要急了急了急了——

  萨沙:……滚滚滚!!

  这种我绿我自己的诡异憋屈感,一旦冒出个头,那就跟脑子里塞了团海草似的,怎么都很难忽视了。

  萨沙坐在图书馆椅子上,跟彼得一起扒自己的卷子看。

  彼得:“质点在做圆周运动时,切向加速度可能改变,法向加速度一定改变。你干嘛要倒着写呀,萨沙?还记得切向加速度是什么吗?”

  萨沙两眼发直:“交、交公粮……”

  彼得:“……交公粮?!?”

  图书馆里,还有个穿厚厚大衣的奇怪男生,正沿着桌子一路兜售着什么。

  等到了萨沙这一桌,他拉开一边大衣,露出大衣内层,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摞小册子。

  大衣男:“嘿,最近论坛点击率top1的爆文出漫画典藏版啦,有兴趣收藏一本看看吗?不贵的,校园价,99美分一本~”

  彼得好奇地接过来:“什么书?我好像也不怎么刷论坛来着……《豪门沦陷记》?是讲世家情仇的小说吗?咦,萨沙,你看封面这个人!画得好像你哦。”

  大衣男闻抬头,一眼瞥见传说中的帝大风云人物,那个长着一双嚣张桃花眼的金发美少年,正把脸蛋压在试卷上发呆。

  ……啪啦一声,劈手就把本子抢回去。

  彼得:“?????”

  大衣男汗如雨下:“突然想起、存货不多了、今天就、就不卖啦。”

  彼得:“啊??存货不多,那你衣服里那几摞是啥???”

  大衣男:“打扰、告辞!”

  萨沙日常顶着马赛克脑袋整活。

  [白色死神]的瞄准镜,移至战圈内扛着rpg的越狱悍匪,瞄准他屈曲跪地的膝盖,手指一扣扳机。

  “乒——”

  这伙人前不久才因为给罗克森石油公司卖命被神盾局收押过,听见这个声音,膝盖一软,直接趴地抱头:

  “我的妈呀!!”

  人都趴地上了,却发现膝盖没碎。

  神盾局特工一拥而上,将趴在地上的越狱犯集体按倒。

  罪犯们却还顽强地翘着脑袋,面面相觑。

  “他、他没打中?”

  “不会吧?他打的应该是你膝盖吧?”

  “……是不是我膝盖我自己不知道?!”

  “他好像真的没打中!!难道是假的碎膝侠?!”

  萨沙弹无虚发的百分百击中率,就此成了泡影。

  他默默收了狙,从狙击点蹦下来,脸黑黑的,连马赛克脑袋都暗了一个色号。

  吃瓜路人纷纷过来搭话。

  “小马赛克,今天好像不在状态呀?”

  “你过去那个色号的头型呢?放哪里去了?你得支棱起来呀!”

  “出什么事了?跟我们说说?”

  萨沙发现,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顶着个马赛克脑袋整活的时候,就是有很多人喜欢故意逗他说话。

  也没见别的超英出场他们有这么无聊!

  ……当然,如果是哥谭的路人,那倒是可以理解的。

  萨沙也懒得理他们。看看传送卡冷却时间还有7分钟,就郁闷地坐在路边,抱着大狙想心事。

  ……真的吗。克拉克原来真的更喜欢人造人那个身体吗?

  经历了那么多波折,他现在倒是一点也不怀疑克拉克非常爱自己这件事了。

  但对身体的偏爱应该……属于个人嗜好?

  就像万一氪星人真的比较偏爱塌屁屁的话,那么他换躯壳这件事情,换位思考一下,就应该是这样的:

  重启前,人间之神是个一米九二、八块腹肌、俊美如天神的男人,根据手贱的小金毛实测,激er能顶五六个洗发水瓶子无压力。

  然后重启后,他的灵魂还是他,但他的身体却变成了虽然有超能力、却干瘪枯瘦的排骨超,别说激er顶瓶子了,胳膊腿细得一折就断。

  那自己还会爱他吗?

  萨沙在路人的叨叨声中,沉默地思考了半秒。

  ……毋庸置疑,自己当然会爱他的。

  哪怕这时候又从哪个平行世界,跑过来一只拥有八块腹肌的快乐大超,他也只想要这个属于他的克拉克·肯特,别的谁送他他也不要。

  但夫夫生活的频率,那当然就得另当别论了。

  如果克拉克真的变成了排骨超……

  那他估计会比较担心把人家坐断吧……

  系统:……狗宿主你觉不觉得你每次遇到氪星人就真的很容易降智?我说氪星人喜欢塌屁屁就是随口说说,你真的能从早上纠结到现在啊???

  萨沙冷不丁被它一怼,烦死了。

  又觉得自己一谈恋爱,就变得特别在意傻男朋友的想法,一点都不像之前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傻逼伪直男,更烦了。

  抓乱金毛,骂自己:“不谈恋爱,p事没有!”

  丢了传送卡,在人群中央消失了。

  ……于是当天下午,一个新标签迅速窜上推特热搜。

  #支棱侠宣布终生单身

  萨沙人在上课,推特都没来得及开,手机就被未接来电和短信迅速塞满。

  全是知道29-1真实身份和他跟超人那堆事的一周目成员。

  有约饭的,约兜风的,约旅游的,打个哈哈问近况的……反正只字不提热搜标签。

  萨沙顶着讲台上教授凌厉的目光,金毛脑袋塞在课桌底下,手速飞快地一条条回复过去,简直水深火热。

  当看见阿尔弗雷德接连发来四五条礼貌的问候短信后,他咬咬牙。

  还是抓着手机尿遁了。

  阿尔弗雷德温和地:“下午好,阿特维尔先生。老爷突然要求我——哦,不能说是您,对吗,老爷?——我明白了,老爷。阿特维尔先生,为了防止不必要的误会,我想让您知道,老爷现在人在公司,并没有坐在我面前边喝下午茶边在蝙蝠电脑上疯狂搜索着什么——总之,您最近一切都好吗,阿特维尔先生?您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来韦恩庄园做客了,我们都很想你。如果您愿意的话,或许这几天、或者下个月,可以来庄园看看。因为我看见老爷开始搜索法拉利游乐园的造价了。”

  萨沙捂着脑袋:“……我跟克拉克没吵架,我真不知道那标签怎么来的。”

  阿尔弗雷德松了一口气,声线明显雀跃起来:“上帝,这就太好了!老爷,您听见了吗,萨沙说他并没有失恋!哦,我的意思是,老爷现在还在公司,这通电话也并不是他的授意下……”

  老管家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了好半天,萨沙才把电话挂断。

  放下手机,一转身,傻男朋友就睁着一双可怜巴巴的蓝眼睛,呆站在厕所门口。

  萨沙:“……呃?!”

  克拉克的小记者扮相,跟地球第一能打的人间之神,几乎判若两人。

  浓密的黑发全部捋下来,高挺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强壮的胸肌藏进雪白衬衣里,两边袖口都往上捋,露出肌肉结实的小臂,修长的指尖和结实的腕骨关节,还蹭着一点点墨痕。

  乍一眼看过去,居然有那么点文艺青年的性感劲,还把萨沙给看愣了。

  而他那副氪星黑科技眼镜,萨沙怀疑,肯定也是模因级别的道具——

  因为在他自己看来,那副眼镜压根就没挡住多少男人的五官,不过就是在人间之神那张异常英俊的脸上,多架了两个框框而已;

  可是男厕所门口的人来来往往,所有人都在暗搓搓打量漂亮的金发少年,居然完全把戴着眼镜的人间之神当做空气。

  萨沙慌了:“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克拉克更慌:“萨、萨、萨沙,你要跟我分手吗?!”

  萨沙:“啊?!?!”

  他还没反应过来,对面的男人已经跟炮弹似的冲过来,一把把他抱起,怼在厕所墙上。

  萨沙两脚立马离地,只能在空中扑腾乱蹬。

  “哇……哇!”

  厕所里的男生们赶紧提了裤子,全部跑出门去。

  克拉克几乎语无伦次地:“萨沙,萨沙,请你不要跟我分手……如果是我又做错了什么,请你告诉我,我马上就改,我会改得很好的,只要你别离开我……我没办法再回到没有你的生活里去了,我真的会受不了的……是不是因为我今早出门太迟了,没来得及送你上学,结果你只能一个人出门呢?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请你不要跟我分手……”

  萨沙死活挣不开他:“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分手?!你、你这——”

  他话音猛地一顿。

  隔着对他没有效果的氪星眼镜,他清清楚楚地看见,男人那双明亮的蓝眼珠,竟然已经泛起了凄凉的湿意。

  明明就是个乌龙事件,可这个发现,却狠狠地揪了一把小金毛柔软的心脏。

  不知道怎么的,他鼻子蓦地也酸了。

  ——你是数亿万人追随膜拜的光明之子,是伤痕累累也绝不退的地球守护神。

  怎么每次碰上我,就会这么狼狈呢?

  萨沙滚了滚喉结,抱住了男人的脖子。

  “我不会跟你分手的,克拉克。”

  他用脸蛋蹭克拉克的脸,小声哄自家傻fufu的男朋友,“我在孤独堡垒已经说过了,我跟你分手,只有三种可能:第一是你出轨,第二是你又跟我冷战,第三是你拿家里的钱去赌……你要是一样都没做,我干嘛跟你分手?我吃饱了撑的?”

  克拉克愣了愣,圈着他的胳膊总算松了点劲,小声问:“真的不跟我分手?”

  萨沙:“我为什么要跟我自己过不去?都过去那么多事了,再把你赶出我的生活,你以为我就受得了?你说你是不是傻子?反正我说的话从来不算数,网上那些人说什么你就信什……唔~~你又亲我,这是厕所,你还亲我~~”

  克拉克:“我好爱你,萨沙……我不知道、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只想亲你~”

  萨沙脑袋撇来撇去,不让亲,手臂却把人家脖子抱得紧紧的:“不准亲,不准亲~~”

  克拉克低声央求:“宝贝~~再亲一口吧~~”

  萨沙撇了半天脑袋,猝不及防,叭地一声,把嘴巴贴在男人嘴唇上:“……那就最后一口。啾啾~”

  克拉克笑了,眼里全是柔情蜜意:“啾啾~~”

  “……………………………嘶——打、打扰了,打扰了……”

  身边突然有人出声,萨沙这才如梦初醒似的,猛地从男人怀里挣出头来。

  一回头,两个校警装扮的男人,正讪讪地站在一边等着。

  看起来好像在闹牙疼,脸扭曲成了两张痛苦面具,还把萨沙吓了一跳。

  克拉克眼神不易察觉地掠过他们手里的防爆盾。

  下意识搂紧了自己的小金毛。

  校警:“……不好意思,因为刚刚有学生冲过来说,有人正在五楼男厕所放闪光-弹……哈……哈哈……搞得我们还以为真的有恐袭……”

  “emmm……就是,你们介意换一个地方约会吗?毕竟还有很多学生等着上厕所……”

  萨沙这才想起,他刚刚是被情绪激动的氪星救难犬,直接怼进了男厕所。

  一回头,又吓一跳。

  厕所门口挤了一堆脑袋,除了零星几对情侣在开开心心看热闹,其余的单身脑袋,都顶着张牙疼似的痛苦面具。

  他甚至在一堆痛苦面具中,艰难地认出了内德和格里芬。

  彼得站在人群最外头,踮着脚远远地看。

  见萨沙扭头过来,就抿着嘴对他笑了。

  萨沙:“……”

  他这下算彻底在帝大宣布脱单了吧?

  萨沙溜回去上完下午最后一节课,脑门顶着书包带,走出教室。

  一抬头,发现小记者居然还站在草坪边上,背着两只手,很乖地等他下课。看见宝贝金毛出来,蓝眼睛一亮,顿时绽开超级快乐的光芒。

  萨沙:“……你今天这么悠闲,都不用上班的吗?”

  克拉克神秘地摇摇头,藏在身后的手,往前一摆——

  一大捧红艳艳的玫瑰花。

  萨沙老脸一红:“不、不、不是吧,两个大男人,你还整这个啊……”

  克拉克柔声:“你就是我能想到的,这颗星球上跟玫瑰花最般配的人。刚刚正准备回大都会的时候,在街边看见花店,我就想起你了。所以今天实在想等你下课,我们一起回家。”

  小金毛嘴巴里叽叽咕咕,玫瑰花抱进怀里了,脸蛋烧得比花朵还红。

  在一众围观的痛苦面具前,萨沙一手抱着玫瑰,一手被男人扣在手心里,一起慢悠悠走路回家。

  帝大离大都会当然很远,但谁也不在意。

  等萨沙走累了,张着手往男人背上一扑,克拉克就笑着拉松了领带,把扛着大捧玫瑰花的萨沙背起来。

  他俩迎着夕阳摇摇晃晃往家走。

  调皮的小金毛晃着两条腿,闲着没事干,歪头啃男人的耳朵玩,把克拉克啃得一迭声摇头求饶。

  好不容易挨到了街边一个未拆除的老式电话亭,克拉克咚地就把萨沙按了进去。

  电话亭激烈地晃了一会儿,门一开一关,路人只觉一阵劲风从身边穿过,一道红影径直射上天穹。

  “哇哇哇,超人来曼哈顿啦!!!”

  晚饭当然还是克拉克做。玫瑰花插在客厅里了,男人翻着新买的顶级美食菜谱,哼着小曲,料理刚刚飞去大西洋捞回来的波士顿大龙虾。

  萨沙就顶着一脑袋泡沫,在浴室里偷偷洗克拉克的战衣和披风。

  他还是很喜欢干这种事。

  当然,其中一个原因是氪星材质的战衣,确实没法丢进洗衣机里——

  他们上一个洗衣机就是这么爆炸的。

  洗得鲜亮亮的,往阳台上一挂,披风就迎风飘展开来,小金毛就坐在板凳上,托着腮帮子看。

  人间之神在大都会的声望,在这种时候就很好用了:这座城市里的大部分居民,都是超人狂热爱好者。

  大街上望一眼,一半阳台都飘着面料尺寸各异的cos用红披风,谁也不会想到,里头居然混了一个真的。

  萨沙:“克拉克,你手机响了!”

  克拉克在厨房里应:“好!”

  萨沙踢着拖鞋去找手机,找到了,又举着跑进厨房里去。

  男人系着小围裙给龙虾剥壳,满手都是酱料和龙虾肉沫,萨沙就自己按了接听键,按在克拉克的耳朵上。

  又忍不住馋嘴,去嘬男人指尖上鲜甜的虾肉碎末吃。

  克拉克轻声取笑:“小馋猫,这些都是废料。你来尝这块……”

  “……克拉克·肯特——————!!!!!”

  手机里传出来一声暴喝,把两人都吓得一哆嗦。

  克拉克心虚:“……主、主编……”

  佩里·怀特:“你他妈的今天下午又他妈的翘班了,对吧?!!”

  克拉克:“翘了……几……几分钟……”

  佩里·怀特:“几分钟?!?!?”

  克拉克:“……两个小时……”

  佩里·怀特:“肯特,你平时坐一天班能上几十次厕所,我都忍了,翘班两个小时是不是太过分了?!!?你是在争普利策溜号奖吗?!?!”

  克拉克:“很抱歉……”

  佩里·怀特:“而且,我的稿呢?!?!我那么大的萨尔瓦多移民的特稿呢?!?!”

  克拉克忙说:“主编,明天死线前,我一定会交的,我保证。”

  佩里·怀特:“明天?!?!你还想明天?!?!露易丝·莱恩今天给了我三个选题五份初稿,你干了啥?!??你上了几十次厕所顺便翘班两个小时!!!今晚!七点!三十分!我要这份稿!要是看不见,明天你就去人事部领完工资滚蛋!再他妈的见!!”

  萨沙人就在手机旁边,佩里吼了什么,听得一清二楚。

  他忙翻过手机看时间,七点了。

  萨沙急得推他:“还有30分钟,你快去干活!”

  克拉克:“哦……哦!”

  克拉克被轰到书房赶稿,萨沙就自己坐在餐桌边,费劲巴拉地剥那只足足有他小臂长的大龙虾。

  虽然他一直不太懂,克拉克为什么非要把当社畜作为接地气的方式;

  但不得不说,多了小记者身份的克拉克,身上的烟火气的确重多了。

  当他再也不完全是那个高高在上、虚无缥缈的神明,作为他的小男朋友,萨沙其实还挺喜欢的。

  人间多热闹啊。

  一直呆在云层上,也确实挺冷的。

  只是萨沙叼着叉子,坐等克拉克用超级速度赶完稿出来一块吃龙虾,等了半天也没等着。

  抬眼看看钟,七点十分了。

  就把龙虾放回热锅里,顺便给爸妈打电话。

  希尔达在电话里抱怨:“崽崽,怎么感觉最近你很忙呀?是作业负担比较重吗?还是谈恋爱了~~妈妈跟你说,谈恋爱没关系,可不能太草率就被拐走同居哦?你这个崽心思还是太单纯了,一定要先了解清楚对方是什么人才行~~”

  萨沙:“咳、嗯嗯,老妈说得对……”

  电话打完,七点二十了。

  龙虾热了又热,还是没见书房门打开。

  他就蹑手蹑脚过去,伸了颗金毛脑袋看看。

  就见小记者顶着乱糟糟的黑发,背对着门口,呆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

  手边乱七八糟全是资料夹和废纸,电脑屏幕上的文档,一片空白,只敲了个大标题,“萨尔瓦多移民与ms-13……”

  萨沙:不是吧,超人都逃不过卡文啊?

  系统:从他的设定分析,其实也不奇怪。超级速度负责机械工作和物理攻击,超级大脑负责逻辑思考和推理运算,确实没一块是负责感性创作领域的。

  难怪会挑记者这种工作呢,感情是在挑战神所不能。

  萨沙又吃了一包小零食垫肚子。

  抬头看看,七点二十三了。

  再伸头看看,电脑屏幕还是空的,还是那行标题,就是多了一个字,“萨尔瓦多移民与ms-13的……”

  萨沙狐疑地走近点,看看背对自己的克拉克。

  ……发现他男朋友脑袋冒烟了。

  萨沙:“!!!!”

  他一个猛子扑过去,噗哩噗啦把男人脑袋上的烟拍灭,左右开弓挠了人家两爪子,大吼:“克拉克!!”

  克拉克完全没反应,蓝眼睛傻睁着,只有超级大脑飞速转动的嗡嗡声,隔着一层脑壳传出来。

  萨沙:……我草,我就说怎么一直没动静,敢情是轴住了!

  萨沙看看时间,七点二十四了,他的拳头打在钢铁之躯身上,就跟棉花糖贴贴似的,压根一点能打醒的力道都没有。

  小金毛又徒劳地晃了一会儿肩膀,人还是木僵着,根本晃不动。

  回头再看,七点二十五了。

  萨沙一咬牙:行吧,给他来个心脏起搏。

  他刚洗过澡,金发还湿润着,只随手穿了件克拉克的衬衣。

  小金毛动作飞快,哧溜脱了小裤裤,再从电脑桌底下钻上来,爬到男人大腿上坐着。

  然后一把撕开自己的衬衣,露出大片白到发光的胸口和肚肚。

  两只爪子熟练地往人家裤-裆里一掏。

  ……克拉克倒抽一口冷气,垂死病中惊坐起!

  系统恍然大悟:心脏起搏

  克拉克猛一回魂,眼前就是这么香艳的画面,热血往脑门里一冲,嗡嗡乱转的超级大脑总算供上了氧。

  顿时蓝眼睛不木了,两手也不麻了,颤巍巍要往小金毛的光屁屁上放。

  萨沙凶巴巴:“放回键盘上去!”

  克拉克宽大的手掌,就跟被那两瓣屁屁吸住了似的,瞅着他的蓝眼睛都发红:

  “萨、萨沙,我我我……”

  萨沙脸蛋红扑扑,恨恨咬牙:“七点二十七了,给我放回去!没写完这篇稿,就不准碰我!”

  克拉克:“……哦!”

  氪星救难犬一个指令一个动作,迅速把手放回键盘,双手打字以证清白。

  超级速度让下落指尖成了一片残影,电脑处理速度跟不上,文档上就跟复制粘贴似的,开始大段大段飚出黑压压的文字。

  就算是在太空跟毁灭日战斗时,人间之神也没像这一刻这么难熬过:

  他美丽的金发小王子,脱得白光光的坐在他怀里,还故意在那坏心眼地扭啊扭,金发湿漉漉,瞪着他的绿眼睛也湿漉漉。

  ……他却碰都不能碰,还得疯狂赶稿!

  萨沙掐着表:“七点二十九!”

  克拉克近乎绝望地呻-吟:“噢……萨沙,萨沙你别扭了……别、别摸它……拉奥啊,你快杀了我了……”

  萨沙:“还剩多少字了?点保存!”

  克拉克:“我写完了!我保存了!”

  萨沙:“写完发给你老板,摸我屁屁干什么!”

  克拉克猛击鼠标左键,把初稿丢进佩里的邮箱。

  下一秒,鼠标就被喀啦攥成了一团废料。

  萨沙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揽着腰抱起来,然后一把按进了书房的沙发里。

  人还没在柔软的靠垫上弹两下,氪星人火热痴狂的吻,就已经铺天盖地压了上来。

  系统礼貌地:请示一下,狗系统现在是不是可以去摸鱼了。

  系统:狗宿主?

  萨沙确实没工夫理它。

  身上的傻男朋友呼哧呼哧喘得厉害,吻上来没一会儿,把眼镜摘了撇到一边,又更深入地索取萨沙的唇舌。

  小金毛一边艰难承受着对方疯狂索吻,一边熟练地伸手下去,摸到皮带扣,丁零当啷地解开。

  当噼啪一声,打到少年相较之下微凉又细嫩的屁屁时,克拉克像溺水似的深吸一口气,一把攥断了萨沙头顶的沙发扶手。

  萨沙吓得一缩头:“?!?!”

  他抬头瞅瞅,确认氪星人真把沙发的圆木扶手,像豆腐似的攥成碎末时,身子不由打了个寒颤。

  紧紧抱住他的克拉克感觉到了。

  男人猛地顿住,用力闭了闭眼,让眼中的红光隐没一些。

  然后艰难地支撑着自己,从底下又暖又香的少年身体上抬起来。

  他正准备从沙发下地,直奔洗手间。

  脖子就被两条白胳膊搂住了。

  美丽的绿瞳和澄澈的蓝眸,在彼此沉重的呼吸声中对视了一会儿。

  克拉克声音哑得根本没法听:“……萨沙……你、你就饶了我吧……”

  萨沙:“……等下,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饶了你?”

  克拉克:“就、就是……”

  萨沙脸蛋还红着,眼睛却噌噌冒火:“所以我这样算是在惩罚你?所以你真的不喜欢我现在的身体!人造人的那个你就天天可以,我这个就十动然拒!那你为什么不再造一个人造人陪你上-床!”

  克拉克一边喘一边懵:“呃……啊?等等,怎么这时候突然提起以前的事……我不是……”

  萨沙又气又莫名想哭:“你不是?你就是喜欢人造人屁屁不喜欢我的屁屁,所以你才次次都要跑到厕所打手冲!既然你这么介意这一点,当初为什么还要追着跟我在一起!”

  克拉克压根没听懂,整个人慌得不行:“什、什么屁屁?萨沙,我是认真想要跟你在一起的,唯独这件事,请不要怀疑我的真心……”

  萨沙气得直蹬他:“你起开,不想碰就永远别碰了,放我去吃龙虾!”

  克拉克:“萨、萨沙——?!”

  系统:。

  系统:发动n卡[品如的衣服]。

  系统:狗系统摸鱼去了,不用谢,狗宿主。

  ……

  萨沙:………………你发动了啥?!?!

  萨沙:统统?!?

  ……

  萨沙:……你、你妈的,装备对象居然是他!!!

  萨沙:狗系统!!!!

  ……

  ……

  ……

  大都会第一缕晨光,又双叒叕从飘起一角的窗帘缝隙钻进来。

  它爬过贴满了双人照片的墙,碰了碰房门上的麦穗风铃,然后溜过满地凌乱的衣物,翻倒的沙发,碎裂的卧室门,战战兢兢蹦上床头柜。

  床头的手机屏幕骤然亮起。

  在欢快的铃声响起前,一只大手已经眼疾手快地将它扣住,然后接通了电话。

  佩铂:“哈喽,萨沙。我听彼得说,你好像三天没去上学了,是请了病假?队长也说你没再去神盾局报道了。”

  佩铂:“最近纽约换季降温,公司里很多员工都中招了,你也感冒了吗?你还好吧?”

  佩铂:“喂?萨沙?”

  她狐疑地看看手机,没拨错号,又把耳朵贴回听筒。

  佩铂:“萨沙?”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和平静的男声。

  “您好,波兹小姐。”

  ……就是听起来总觉得有点心虚。

  佩铂愣了愣,再看一眼手机屏幕:“……超人?”

  沙发那头翘着二郎腿抖抖的小胡子男人,一听这个称呼,立时扬起眉,坐直了身体。

  克拉克在手机那头,声音压得极低,轻轻说:“萨沙还在……咳,睡觉……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告诉他,我可以为您转达吗?”

  佩铂:“啊……这……萨沙怎么了,是生病了吗?病到没办法接电话,那是不是很严重呢?”

  克拉克满头飙汗:“也、不算是……”

  佩铂:“……也不算是???那是生病了还是没生病呢?”

  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疾走向楼下车库。托尼拉开领带,点点胸口,无数金红色块状金属,波纹般自胸口反应堆扩散全身。

  人间之神的听力当然能听见,忙解释:“他很好,只是还没起床,您……你们并不需要特地来一趟。”

  托尼冷冷地:“氪星人,来不来是我说了算。friday,坐标。”

  他话音刚落,佩铂的手机里,就传出了一个异常沙哑的少年音。

  萨沙:“佩铂,我……我没事,咳咳,我确实有点感冒,再躺两天——估计三天——估计一个星期就能下床了……克拉克在照顾我,别,别让斯塔克先生过来……”

  电话那头的男人一阵手忙脚乱,间或还能听见少年嘶溜嘶溜叫疼的声音。佩铂听了又听,确实没有听出异样,这才慢慢地放下心来。

  萨沙声音哑得不行:“佩铂,你想跟我说啥啊?”

  佩铂就微微低下头笑了。

  她看了一眼盔甲才穿了一半的棕眸男人,神情软下来,轻声对手机说:

  “萨沙,我要结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