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托尼佩铂闪婚的消息,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但仔细想想,又好像挺符合托尼·斯塔克的性格。

  据说当时星期五全程在场,于是通过狗系统的大嘴巴,萨沙就大致了解了一下前后经过:

  托尼在工作间实验新盔甲,不慎头朝下磕到脑瓜,就一个人顶着冰枕在沙发上瘫着。

  正好这时佩铂拿着一沓资料上楼,一开门就又双叒叕看见一地兵荒马乱。于是在安排取消所有会议、呼叫私人医生、指挥小笨手打扫满地狼藉后,佩铂坐到沙发旁边,叹着气,用文件夹给满头冒烟的老板扇风。

  为了确认托尼没撞坏他的天才脑子,等待医生上门期间,佩铂又问了他名字、博士专业、盔甲编号之类的事情,一问一答,还挺流利。

  于是佩铂想起最近公司内部人心惶惶的传,本来旧金山曼哈顿一边一个ceo坐镇,现在托尼三天两头跑到曼哈顿呆着,是不是表示旧金山阵地要被他们放弃了。

  这件事情,佩铂跟托尼讨论过几次,大致想法是如果托尼非要留在曼哈顿,那他俩把手头工作交接交接,自己去旧金山当执行总裁。不过托尼才不管安抚人心这套,对他来说,旧金山有总工程师杰弗逊这个人才就够了,结果总也讨论不出个结果。

  她就一边扇着风,一边思忖着这事,说:“托尼,其实今年年底前,我想把我们的事定下来了。”

  她话没说完,就见沙发上的男人一个鲤鱼打挺,直接滑跪到她面前!

  佩铂:“?!”

  托尼双膝跪地,迅速翻开一只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戒指盒,激动万分:“你终于决定要嫁给我了!!”

  佩铂:“?!?!?”

  于是(萨沙:“啊这?这就于是了?!”)不出三天,所有亲近的好友,都接到了托尼发来的婚礼邀请函。

  纽约首富和斯塔克工业女ceo情定终生的消息,理所当然轰动了整个北美。但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有一场盛大奢靡的婚礼——最好是之前那场可以免费蹭吃蹭喝的全城派对级别的——没人能想到,婚礼会在曼哈顿上城区,一所平平无奇的教堂里举行。

  婚礼是全封闭式,只允许新郎新娘双方的家人朋友进入;24小时巡场扫描的顶级ai星期五,将杜绝一切陌生人和狗仔记者混入的可能。

  被邀请当见证人的神父是这座教堂的主教,他也一脸懵逼,面对围追堵截的狗仔队,只好透露了一个消息:教堂是新娘子自己选的。

  萨沙看看新闻,再看看婚宴邀请函上的地址,脑中默默比对了一番。

  在重启前,那个位置的地下,应该是反抗军庞大的曼哈顿基地。

  婚礼在周六上午举行。

  萨沙把自己从大都会的秘密狗窝、男人死也不肯放的胳膊中艰难地□□,穿上锃亮的西装小皮鞋,漂亮的金发往后梳,精精神神地跟着爸妈一起去教堂。

  私人邀请函是以托尼和佩铂的名义直接发进希尔达手里的,阿特维尔夫妇对着它瞪了会儿眼。

  到底是在重建时期莫名其妙被拉去住过城堡的人,阿特维尔夫妇瞪眼瞪了半分钟,就很随遇而安地从衣柜里翻出礼服,拖着自家崽应邀出席了。

  希尔达一路走,一路嗔怪地:“崽崽,走路怎么罗圈腿呢?以前好像没有的呀。在学卓别林吗?”

  约翰逊在旁边听了,好奇地回头看看,发现萨沙走路姿势确实有点别扭,pia一巴掌给拍在小金毛后腰上:

  “腰杆挺直!男子汉要有男子汉的样!”

  萨沙一蹦跶:“嘎呱!”

  约翰逊:“?!”

  少年噗通歪在教堂的长椅上,扶着腰,龇牙咧嘴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吓得希尔达一迭声问:“怎么了崽崽?!是不是上次打仗,把腰弄伤了?!”

  萨沙心里苦,脸上强颜欢笑:“没有,就是刚刚扭着了一下……”

  余光往教堂门口瞟,这会儿宾客正在陆续进场,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黑发男人,也搀扶着玛莎进来了。

  隔着大半个教堂,两人目光遥遥对上,人间之神的蓝眼睛顿时化成了水……就是小眼神老往他合不拢的腿上溜。

  小金毛光顾恨恨地朝他龇牙哈气,没注意到旁边穿着花裙子的玛莎,目光如电般锁定了自己。

  小老太太微笑地眨巴着眼,把那个金发美少年从头到脚打量了个够。

  约翰逊好奇地回头张望:“怎么?见到熟人了?”

  萨沙:“……没有。老爸,咱们赶紧找位置。”

  教堂的座次安排,通常是按照重要性程度,从前往后排序的。西式婚礼的传统,左侧第一排座椅,将留给新娘的兄弟姐妹和父母,而新娘其他亲属,则安排在左侧的第二排、第三排上。新郎的亲属也以同样方式,在右侧前排落座。

  在阿特维尔一家进来的时候,萨沙看见教堂的左前方,已经满满当当坐着人了,应该都是佩铂的家人们。

  可教堂右前方,还是空空荡荡的。

  萨沙跟着自己爸爸妈妈,从后排开始找自己名字,一路找到前五排,还是没找着。

  阿特维尔夫妇又开始脑门飙汗,最后希尔达一声轻呼:

  “哦!我找到了,在这里……右边第二排。哎呀,萨沙,我看见你那个同学的名字了……帕克家也跟我们坐一排。”

  萨沙就迈着罗圈腿挪过去,小心翼翼地蹭着椅子边边,坐下了半只屁股。

  他们背对着门口找座位的时候,全员西装、气场异常强大的韦恩家族,也已经在一阵阵赞叹的低呼声中,步入了教堂。

  少年的淡金发色在人群里格外显眼,韦恩家的男人们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同时也把这个小罗圈腿别别扭扭歪坐的一幕尽收眼底。

  布鲁斯:“……”

  迪克:“……”

  哥谭的一代和二代炮王,同时将略带犀利的眼神,投向了后排落座的克拉克·肯特。

  克拉克接收到了,低调地推推眼镜,抿唇一笑,深藏功与名。

  杰森没看懂门道,光认出了那只金毛作精,哼笑一声,就准备上去踢他屁股。

  被他哥一把拉住后领,笑:“干嘛,人家今天结婚,你还要干架?”

  随着时间推进,在教堂里落座的人越来越多。

  萨沙扒着第二排椅背,跟父母一样好奇地转头四望,看看婚礼都请了些什么人。

  右侧第一排依旧留空,但原本空荡荡的右方前排,被复联成员占满。

  再往后,就是正联成员和神盾局特工们。

  平时并肩作战时,到底还是穿制服的多;这会儿大家都打着领带穿西装,彼此看着都特别新鲜。

  约翰逊小声:“我的天,不愧是纽约首富,总统也请来了!”

  萨沙伸头看看,果真,人群中冒着一个锃亮的光头。

  臭着张脸,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在离正联成员一条过道的位置。

  他旁边还坐着神盾局的卤蛋局长,黑白光头交相辉映,成了观众席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也不知道是不是萨沙多心。

  他总觉得卢瑟的眼神,似乎在频频往克拉克的方向扎过去。

  傻男朋友这会儿又看不见别人眼神了,光看见坐在第二排的宝贝金毛,正在扒着椅背往后看。

  ……那必然是在看自己了。

  立刻理了理领带,顺了顺头毛,蓝眼睛弯弯地看回来。

  萨沙故意噘着嘴,垮起个批脸,冷冰冰。

  克拉克就隔空嘬嘬他的噘嘴巴。

  萨沙头一扭,不给他嘬。

  克拉克立刻蔫巴下来,两手趴在前排椅背上,跟只伤心大狗狗似的,蓝眼睛超级可怜地盯着他。

  萨沙心软的速度,基本直追傻男朋友的飞行速度,被那双蓝眼睛盯了半天,就把埋在臂弯里的红嘴巴露出来,也飞快地对他啾了一下。

  克拉克眼神一亮,脑袋立刻飚射出无数颗心心!

  “……咳,”哈尔歪过身子,不太厚道地插进眉来眼去的两人之间,悄悄地拢着嘴:“也亲亲我呗,小漂亮~~”

  萨沙:“……”

  他这才猛地反应过来。

  自己的位置在第二排,克拉克坐在教堂靠后,那他俩刚刚那一番骚操作,基本全被坐在他俩中间的几排宾客看见了……

  没有一周目记忆的超英们满脸调侃,反正也不打断他们,就美滋滋地在中间看戏;而一周目俱乐部成员,表情可就丰富多了。

  一直在嘻嘻哈哈笑的,是哈尔小闪沙赞这挂的;

  史蒂夫就坐在萨沙后排,一边整理西装和领带,一边无奈地看着萨沙歪着屁股撒狗粮,海洋般的蓝眸里全是宠溺;

  迪克两手交叉在前面椅背上,下巴搁在胳膊上凝望他,迷人的唇角一如既往弯勾勾,只是眼神深深,像在感慨什么。

  布鲁斯的表情是最难以看透的。

  婚礼上不全是一周目成员,他理所当然滴水不漏地戴着布鲁斯·韦恩的面具。长腿悠闲地交叠,修长指尖交叉放在膝盖上。漂亮的金发少年回过头来时,男人甚至还很符合人设地挑了下眉,唇角勾起轻佻的笑意。

  只是当萨沙瞥过去羞耻的一眼时,莫名感觉那双幽深的蓝眸里,捕捉到了一丢丢不舍……?

  但很快,这点不小心外露的、连小金毛都能破译的情绪,就再一次隐进眸底了。

  萨沙在熟人面前被公开处刑,羞耻到激o趾抠地,再不敢回头了。

  旁边的希尔达挠他下巴,笑道:“怎么又变成粉脸蛋了?”

  萨沙用爪子抱着脸:“没有粉~~~”

  希尔达又学他语气:“没有粉~~~”

  系统也跟着学:没有粉~~~

  萨沙:……去去去,你凑什么热闹!

  此时此刻的教堂里,并没有人注意到。

  一直在暗中观察克拉克和萨沙的卢瑟,神情缓慢地显出了某种震惊和错愕。

  ……

  教堂里的前奏曲告一段落,婚礼就要正式开始了。

  英俊的小胡子男人西装笔挺,黑发全部往后捋,两手垂握,静静等候在圣台上。

  向来浪荡不羁的眼神,唯独在此时此刻,是沉静而庄重的。

  有几个日常跟他胡天侃地的复联小伙伴,本想吹一波口哨造气氛。看见托尼的眼神,也都静静坐下不动了。

  约翰逊凑过来耳语:“儿砸,你可要好好听着。无论婚后有多少鸡毛蒜皮,婚礼一定是一对恋人的高光时刻。所以大多数参加婚礼的人,至少在某一个瞬间,都会特别想结婚——这是老爸的人生经验。你妈当年就是死也不肯嫁给我,参加了一场婚礼,态度突然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所以以后要是谈了对象,求婚前,最好多关注下附近哪里有婚礼可以蹭吃蹭喝#¥%……”

  教堂大门打开。

  婚礼进行曲奏响。

  白鸽振翅,灿烂热烈的曼哈顿阳光,尽数喷涌进教堂。

  佩铂一身雪白婚纱,手持捧花,挽着父亲的胳膊,一步一步走向圣台。她的双眼在朦胧的白纱下,似乎正在人群中默默寻找什么。很快,她在前排座位找到了扒着椅背的金发少年,微微勾起唇角,朝他很温柔地笑了。

  在很短暂的一刻,在她与萨沙对视的时候,她倒又不太像是一个盛装打扮过的娇美新娘了。

  而依然像是那个拖着简单的行李箱,带着托尼的备份意识,孤身一人从旧金山奔赴曼哈顿的女孩。

  萨沙愣了一愣,下意识咧嘴回了个笑容。

  新娘对他眨巴眨巴眼,随后拾级而上,来到了新郎面前。

  ……

  “……今天我们聚集,在上帝和来宾的面前,是为了安东尼·爱德华·斯塔克和佩铂·波兹这对新人神圣的婚礼。这是自从亚当夏娃第一次走上土地时,上帝为我们遗留下的宝贵财富。因此,任何人都不可使婚礼的达成轻率妄为,而必须虔诚庄重。

  “在这个神圣的时刻,在场这两位新人即将结合。如果任何人有任何正当理由,认定这次婚姻不能合法成立,就请现在说出;或者此生永远缄默。”

  “谁将这个女孩交给面前这个男人?”

  佩铂父亲答:“我与我的妻子。”

  戴着纯白手套的手,被父亲郑重其事地交到了男人手中。

  牧师:“我命令并请求你们,在主的面前,坦白任何阻碍你们结合的理由。要切记任何人的结合,如果不符合上帝的话语,他们的婚姻将是无效的。”

  “安东尼·爱德华·斯塔克,你是否愿意接受佩铂·波兹成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与她同住,与她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她、尊敬她、安慰她、珍爱她、始终忠于她,至死不渝?”

  托尼深深地看着面前的女人,低声:“ido.”

  牧师:“佩铂·波兹,你是否愿意接受安东尼·爱德华·斯塔克成为你的合法丈夫,按照上帝的法令与他同住,与他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他、尊敬他、安慰他、珍爱他、始终忠于他,至死不渝?”

  佩铂朝他微笑:“ido.”

  两枚在灯光下闪烁的婚戒,被放在《圣经》上递向二人。

  托尼和佩铂交换戒指,温柔地凝望彼此。

  牧师:“以上帝所赋予的合法权利,我现在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合法夫妻。现在,你可以亲吻你的妻子了,安东尼·爱德华·斯塔克。”、

  托尼眉梢一挑:“哈!”

  牧师:“?!”

  男人先前庄严肃穆的神情一扫而空,弯下腰就把新娘横抱起来,喊了一声:“星期五!”

  数十架顶级盔甲从大门喷着气气飞入,满天飞着乱喷花瓣彩带和室内烟花。在座宾客除了被当场吓翻的牧师,基本什么场面都见过了,稳稳当当地坐在原地看烟花。

  托尼低头,在满天乱飞的花瓣和烟火中,深深地吻了下去。

  教堂几乎被亲友团的欢呼和鼓掌声掀翻。

  希尔达在足有一吨的花瓣雨里鼓着掌,感慨道:“唉,真好。不管参加过多少次婚礼,还是会觉得很向往。”

  约翰逊又适时凑到儿子耳边分享人生经验:“听到没有?听到没有?所以,求婚前记得带女朋友参加一次婚礼,真的,我跟你说,小姑娘们抵抗不了这个,看过就会想结婚的……”

  他话说到一半,发现儿子咧着嘴,呆呆拍着巴掌,一脸神往地看着拥吻的新人,两眼都直了。

  约翰逊:“……萨沙?!”

  系统的代码都乱了:卧槽啊!你在脑补什么东西!不要啊!不要让狗系统看见氪星人穿婚纱的场面!狗系统要中毒了!!

  萨沙稍稍回神,羞涩地:我才没脑补这个。

  系统:……这不是羞涩的问题吧?!到底多厚的滤镜才会让你脑补一个一米九二的猛男穿婚纱啊?!

  萨沙气结:他不穿难道我穿?!

  又反应过来:……不是!!!我才没想要跟他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