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堪萨斯之行即将结束,两家人的相处氛围,似乎发生了某种质的变化。

  克拉克和约翰逊扛着枪狩猎回来,就看见萨沙抱着本大相册,头上顶个狗,盘腿坐在门口的长椅上。

  玛莎搂着他的肩,让小金毛靠在自己身上,正对着相册亲亲热热地跟他讲。

  希尔达在厨房里忙活,看见克拉克回来了,笑着在窗口招呼他:

  “克拉克,亲爱的,你俩打到什么了?今晚能吃饱吗?”

  约翰逊摇着脑袋:“我不行,老了老了,这些全是克拉克打的。”

  他拖上来一麻袋野鸡,又拍着克拉克的后背笑:

  “好家伙,这小子深藏不露,开始一枪都不放,说是把子弹都留给我玩。我打了一下午,费光了十几个弹夹,才打着3只!眼看今晚要挨饿,一回头就看见克拉克抓着一串野鸡回来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猎的!”

  克拉克实在没法解释,只好低着头微笑。

  他趁机偷眼瞧自己的宝贝金毛,见萨沙正专注地翻着他的高中相册,似乎不像昨晚那样撅着屁股跟他闹别扭了,就偷偷伸了耳朵,想听听他和玛莎都在聊什么。

  玛莎:“宝贝,你想问拉娜·朗?你看,这个站在克拉克身边的红发姑娘就是。他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一起读的高中,可要好了!”

  萨沙:“哦。那有多要好呢?”

  玛莎:“克拉克读书的时候没多少朋友,跟他玩得来的小伙伴我都记得。那姑娘还来过我们家做客呢!后来克拉克离开斯莫维尔镇上大学,老天,这两个人在小镇的出口挥泪惜别了半个小时……”

  玛莎高高兴兴地搂着小金毛讲话,心里总算明白为什么克拉克整天把人家抱得下不了地了。

  萨沙平时像条撒欢的狗子,一被长辈搂着就乖得不行。身上还有股香喷喷的甜味,小脸蛋被堪萨斯的夕阳烤得粉扑扑的,认真听人讲话的时候就不讲话,只抿着嘴冒小酒窝——换她她也不撒手。

  玛莎光顾着美滋滋地rua金毛狗崽,也没注意他在问什么。等听见克拉克在旁边火急火燎地清嗓子时,才猛地反应过来,立马扶正老花镜,坐直了身体:

  “我的意思是——亲爱的,我的意思是他们要好到就像亲人一样,是吧克拉克?”

  萨沙脸上还是笑嘻嘻的:“嗨呀,那我估计应该不是。他昨天都跟我说啦,拉娜小姐是他的初恋来着。”

  克拉克:“……”

  玛莎噎住,两眼铜铃似的瞪向克拉克:“……???”

  萨沙:“正常正常,莫得事情,我不会这么小心眼的。而且拉娜小姐这么漂亮,放我高中的时候,肯定也是舞会皇后级别了。正常正常。”

  希尔达在厨房里喊:“怎么这么大酸味?约翰逊!是不是你把别人家的醋打翻了!”

  玛莎:“……”

  克拉克:“……”

  眼看萨沙抱着小氪蹦下椅子,拿着相册扭头上楼去了,全程一眼都没留给克拉克。

  克拉克站在原地,看看萨沙的背影,又看看玛莎。

  最后小声说了句:“……妈。”

  玛莎冷静地:“不要叫我妈。即便乔纳森也不敢对我这么干,你自己想办法吧。”

  克拉克:“……”

  *

  当克拉克轻手轻脚推开房门,就看见仿佛似曾相识的一幕。

  他的小恋人又把狗窝给掀了,被子枕头都推到床边边去。

  自己卷成个球,赌气似的躺在没铺床单的床垫上。

  还是抱着相册看。小氪啥也不懂,就知道趴在萨沙脑袋上,吐着舌头跟他一起看相册。

  看见克拉克进来了,狗脑袋一下支棱起来,看看主人要对小金毛干嘛。

  克拉克轻轻竖起一根手指:“嘘。”

  又指指窗外。

  小氪会意,红色的小披风飘飘,从窗子偷偷摸摸飞出去了。

  克拉克这才轻手轻脚地摸上床,把这个气得肚子都鼓鼓的金毛狗崽翻过来,小心翼翼搂进自己怀里。

  萨沙:“……哼。”

  哼是哼了,倒也没把男人推开,脑袋顶着克拉克胸口,还是一声不吭地抱着相册看。

  克拉克温柔地吻着少年的发顶,低声说:

  “萨沙,我们来说说话好不好?你要是一直不跟我说话,我就会忍不住想亲你了。”

  萨沙闷闷地:“不跟你说话,你也不许亲我。”

  克拉克语气超可怜地:“那样的话,我可会难受死的。仁慈的小太阳,给你的氪星人留一条活路吧。”

  萨沙猛抬头:“你这个人……!”

  他一抬头,就被正中下怀的氪星人亲了嘴巴,“唔”地一声撇开脑袋,又低下头生闷气。

  克拉克在床上搂着萨沙顺毛,见他只是默不作声地翻相册看,就继续哄自己闹别扭的小恋人说话:

  “你看这张,这是我在橄榄球队的合照。你能认出哪个是我吗?”

  萨沙不跟他讲话,自己偷偷低着头找。

  事实上,在一群年轻男孩中找到克拉克根本不难——作为模因道具的氪星眼镜对萨沙不起作用,他一眼就把恋人认出来了。

  黑发蓝眼的少年,身上的肌肉线条还没像成年时那样线条分明;英俊容貌却早就有了雏形,在人群里耀眼得像个大明星。

  萨沙颇为自豪地欣赏了一会儿自家男朋友。

  小眼神一偏。

  ……发现眼镜男孩身边,还是站着同一个红发姑娘。

  萨沙:“…………”

  他面无表情地把相册一合,身子一扭,又成了背对克拉克的一团。

  克拉克:“噢,萨沙……”

  男人无奈地想把人重新搂回怀里,萨沙不让搂,还使劲撅着屁股顶他。

  ……要不是这会儿气氛不对,那两团小翘臀老在他腹肌上顶啊顶的,实在让人有些心猿意马。

  “萨沙。我想让你知道一些事情。”

  克拉克轻轻地翻过萨沙的身子,捧起萨沙的脸蛋,让他能直视自己的双眼。

  “拉娜·朗、以及她所在的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是一段相当遥远的过去了。也许玛莎,或者很多很多留在堪萨斯的同学会觉得,这段过去大约只有10年左右;但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够明白,我的高中时期距离现在,中间实在隔了太多时间和往事。因此到了现在,高中时结识的很多人,都只在我心里剩下了一个模糊的名字,而再也没有任何陈旧的感情色彩。

  “如果我让你回忆小学时你特别喜欢的那个女孩子,也许你也在努力回想后,给我一个名字;但是对你而,那也仅仅只剩一个名字了。

  “但你——萨沙,你是我生命中最刻骨铭心的一段时光。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只为你和你曾陪伴我的那段回忆存活着。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和事情可以超越你的重要性,这件事的确凿程度,甚至已经不完全由我的感情和性格决定,而是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造就……”

  萨沙脸蛋被他捧着,还要往后缩,在男人手里挤成个嘟嘟嘴:

  “你……你干嘛要这么认真跟我解释!我都说了,有过去很正常,我一点也不在意这个,难道你以为我吃醋了吗!”

  克拉克低声:“我并不是想刻意解释什么。只是在面对你的时候,我常常会苦恼一件事:地球语加上氪星语,根本描述不出我对你的爱情的万分之一。我们从前所有的悲剧,最直接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当时没能让你感觉到我有多爱你……对不起,萨沙,那都是我的错。

  “所以我们在一起后,我曾向拉奥发过誓,从今往后,只要我想要对你说爱,无论何时,我都对你说。每当你对我们的感情产生动摇,我就一遍遍把我的心迹坦白给你看,直到你永远不会怀疑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为止……”

  “如果……我只是在盼望着,如果,你也跟我有同样的想法,如果你也对我抱有同样的爱情,你愿不愿意也坦诚给我听呢?”

  他说完了,手掌里捧着的嘟嘟嘴小金毛,也不讲话了。

  只是怔怔地看着他,绿眼睛隐隐开始发红。

  最后索性自暴自弃似的,脑袋使劲往氪星人胸口一埋,闭着眼嚷嚷:“我没怀疑过!”

  克拉克努力把唇角的弧度压平,作出严肃倾听的样子,抱着他呼噜呼噜晃:“那你为什么一直不高兴呀?”

  萨沙:“因……因为我天生就是个大醋缸子!我就嫉妒她!”

  克拉克“嗯”一声,心想宝贝金毛的小醋精属性,基本在偶遇露易丝那一次暴露得差不多了……嘴上当然不能说,继续哄人说话: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嫉妒她呢?”

  萨沙:“就……因为你是我的克拉克,那你就得什么都是我的!就算是我没办法参与的高中时期,我也不要让给别人!……唔~~~你别、别……我屁股还在cd……”

  男人实在忍不住,一翻身就把可爱的小男朋友压在床上亲得唧唧乱叫。

  然后支起身子,一边温柔俯视着底下面红耳赤的金发少年,一边拉起萨沙一只手,缓慢地按在自己心口。

  克拉克深深地凝视着他:“我原本就是属于你的。你手指所触及的这个人,他从里到外都是你的烙印。无论是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甚至就连我的死亡,都是属于你的。你完全占有和支配我的一切,即便有一天太阳系坍缩,星球燃烧,我们都变成了宇宙的尘埃,这个定律永远不会改变。”

  萨沙看着他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千万语涌到喉咙,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属实是搞文字工作的,他那点情话battle技能真的不够看。最后撇着脑袋,哼哼唧唧地挤一句:

  “……俺也一样。”

  男人实在憋不住的喷笑声,把小金毛脸蛋都浇红了。

  于是收拾行李,离开堪萨斯前,两家的大人们就又看见快活的金毛狗崽围着克拉克打转了。

  那实在是很奇妙的一幕:小金毛咧着嘴巴绕着克拉克转,小氪咧着嘴巴绕着小金毛转,自顾自转成一个公转体系。

  克拉克笑着张开双臂,他那颗一直转圈圈的星星,就乐颠颠地一头扑到他怀里了,小氪也乐颠颠地一口啃在了小金毛屁股上。

  萨沙:“……啊啊啊啊——!!!”

  玛莎远远看他俩,真是叹为观止。萨沙帮爸爸妈妈扛行李的时候,玛莎难得严肃地把儿子拉到一边,叮嘱道:

  “克拉克,你一定要好好对待萨沙,听到了吗?如果不好好珍惜,我觉得你再也找不到这么好哄的恋人了……”

  克拉克低声:“我以我的生命起誓,我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