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有关新英雄

  跟某对进了堪萨斯就查无此人的小情侣不同。

  从这周起,两大联盟的领袖都陷入了繁忙的工作中。

  原因无他。重启和历时8年的守钟人计划,让两个联盟都不同程度延缓了自身的发展速度。

  如今大战结束,地球进入短暂的和平时期,重启前的威胁解决得七七八八,在反复确认过时机后,复联领袖决定对九头蛇正式发动总攻,加速瓦解这个盘踞几个世纪的透明帝国。

  除了给友军提供必要的帮助,正联顾问开始想一些更加久远的事情。

  他提出了一个让队友们大跌眼镜的建议:

  正联扩招。

  哈尔:“……蝙蝙,蝙蝙?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确定你真的是我们的蝙蝙,而不是哪个平行世界来的冒牌货。你是当年那个正联开会三催四请也不愿意来的蝙蝙么?是那个对我暴吼‘管你自己的事,哥谭是我的’的蝙蝙么?”

  蝙蝠侠不说话,面罩下的眼角,递过去极寒的一瞥。

  于是哈尔立刻缩回闪电侠身边,点着头说:“嗯我确认过了。他的确是我们的蝙蝠侠,如假包换。”

  这个消息被白宫派来的联络人——史蒂夫·特雷弗递送给各大媒体的时候,几乎炸翻了全世界。

  其实早在两大联盟正式前,全球就已经进入了超人类和变种人数量井喷的时代;

  而联盟成立时,选择模仿那些名冠全球的超级英雄、保护自己的城市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

  他们之中有自制装备的普通人,有因为各种原因变异的超人类,当然也有天生携带x基因的变种人。

  只是他们作战的范围没有这批超级英雄大,名气自然也不如他们响。

  听到消息,来自世界各地的能力者火速向正义联盟递交申请,希望自己也能变成这些英雄之中的一份子,至少当别人提起自己的代号,能够加上一个响当当的后缀:“——同时也是正义联盟的一员”之类的。

  第一批新成员的筛选工作,大约花了两周时间。

  等到某天,克拉克正默默地翻手机相册里的小金毛睡颜,一段来自正义大厅的强制通讯直接把他手机给炸没了的时候,他终于想起自己还是正联主席,心虚地飞向了正义大厅。

  然后,人间之神对着人满为患的正义大厅懵逼了。

  当然,作为正联门面担当的精神领袖,超人连懵逼表现都是完美的。

  被小金毛洗得鲜亮亮的红披风迎风飘展,阳光穿过庄严肃穆的白色石柱,悉数洒向男人后背。

  于是大厅内的人群,就看见一座逆着光的阿波罗神像飘落地面,带着他的蓝眼睛和标志性微笑,缓步走向他们。

  当超人谦卑地低着头,聆听崇拜者语无伦次的疯狂赞美时,只有他多年的战友们,能从他一眼接一眼扫向他们的举动中,看出人间之神满脑袋大大小小的问号。

  沙赞:“其实招新这种事,咱们来处理就可以了吧?我觉得偶像他最近应该很忙~~~忙着跟萨沙啵啵啵啵啵啵——”

  蝙蝠侠简短地:“有些事只有超人可以做到。”

  黑暗骑士走进大厅,立在长长议事桌的尽头。

  他的出现就像一阵清冷的风,兜头浇上热情洋溢的正义大厅,所有人立刻闭紧嘴巴,乖乖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蝙蝠侠:“你们将是正义联盟接收的第一批非正式成员。接下来,我会告诉你们所需要承担的义务和责任,以及加入正联的必经流程。”

  “啊?不是吧不是吧?我原来还不是正式成员啊?”

  脑袋顶着团火的火风暴,啪地瘫软在会议桌上,“虽然我们确实不常见面,但咱们战斗中打过照面的呀,你不记得我了吗batcake?”

  “嘘嘘嘘!”逐星女严肃地嘘他,“你听蝙蝠侠讲完!那可是蝙蝠侠!”

  蝙蝠侠冷静地:“我知道,在座五分之一都曾与我们并肩作战。这就为什么我信任并需要你们成为第一批非正式成员。下一次招收新成员的任务,将会落在你们身上,你们必须绝对熟悉并牢记加入正联的信条和流程,并确保原封不动地传达给未来的新英雄。”

  超人自信而不失懵逼地微笑着:“……whichis——?”

  蝙蝠侠:“第一,新成员在执行任务时,需要至少一个正式成员指导并陪同,指导期不低于半年,直到获得三名以上正式成员承认。第二,在非战斗时段,成员需要维持受人类法律约束的公民身份。第三,禁止在极端情况以外使用暴力应对手段,极端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公民生命受到侵害。”

  “请问请问,”立刻有小年轻蹦起来发问,“指导期是什么意思啊?就是说我们可以在你们中选择一个导师的意思吗?就是说蝙蝠侠和罗宾那种模式吗?所以四舍五入其实我现在已经是罗宾了对吗!”

  蝙蝠侠冷酷地:“不。”

  小年轻瘪了下去:“……”

  站在他身后的哈尔和闪电侠,趁着底下的新人都在交头接耳,也赶忙挤上来跟蝙蝠侠咬耳朵:“蝙蝠,意思是我们除了执行任务,还得带一波菜鸟?我们能力都不一样!我是戴戒指打架的,巴里是靠跑路的,这怎么教?”

  闪电侠:“等等,谁是靠跑路的?”

  蝙蝠侠:“不需要教会他们怎样使用戒指。只需要让他们明白,你如何获得你的绿灯戒指即可。”

  新英雄跟正式成员们一问一答时,不少人注意到,容颜耀眼的人间之神一直站在长桌尽头,正侧着头默默地听着什么。

  他的超级听力很显然没有放在这里,因为他的眼神一直在微妙地闪烁着,时而紧绷时而舒缓,跟大家讨论的话题明显没有任何联系。

  直到问答告一段落,蝙蝠侠突兀地退后半步,把正联主席让在了所有人前方。

  超人:“?”

  蝙蝠侠低头看着光屏,光屏上显示着地图,有个小红点在一跳一跳地接近:“跟他们说些什么。”

  超人:“……说些什么???”

  蝙蝠侠:“随意。”

  超人:“……???”

  他看看自己身后的一排战友,又看看底下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灯泡眼,无奈地叹了口气,两手向前撑上会议桌。

  超人:“咳、我实在不清楚我们的顾问需要我说什么……作为正义联盟的名誉主席,我想了想,也许也只能说说我的请求了。

  “我期盼并请求你们每一个人,愿意成为与我们彼此交付后背的伙伴,与我们并肩作战——说实话,保护这颗星球真不是一件容易差事……是的,这可以看成是超人在发牢骚,逐星女,你当然可以记录下来。

  “我相信老朋友的眼光。今天来到正义大厅的人,一定是心怀热忱,又足够强大之人。但有一点,我想请求你们注意:强大会带来一定程度上的迷失,尤其是我们不得不依靠武力保护他人的时候。

  “我请求你们永远记得。我们战斗的理由只有一个——在人类法治暂时无法尽善尽全的阶段,保护所有无法战斗的弱者。除此以外,任何理由,无论它看起来多么冠冕堂皇,都只会让我们从屠龙者变成恶龙。

  “我请求你们。无论过去多久,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第一次背向弱者,向欺凌者挥出的那一拳。永远不要忘记披上制服的那一天。

  “永远不要忘记此时此刻。我们今天共聚一室,不是因为对强大的渴求,而是因为居住在这颗星球上的人们、曾经传授给我们的美德。

  “那都是些有关勇气、同情、爱与信仰的好东西。不要忘记和玷污它们,像那些曾经教授我们的人一样,亲身示范给我们的孩子们看。让他们懂得。让他们说出那句‘长大后我也要像你们一样’。

  “也许我们永远不会抵达乌托邦。但是没关系。我们依然可以让更多人怀揣希望,仰望星空,然后走在继续追寻的路上。

  “那是我们的能力和使命,也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他说到这里,非常突兀地止住了。

  会议桌边的小年轻们,个个脸红脖子粗,屏息凝神。

  他们两只手都举着,就准备等着人间之神说“谢谢”,然后给他足以掀破天花板的掌声。

  超人凝神听了半秒钟。

  明亮的蓝眸突然闪射发光,一扫先前平静从容,脸上显出前所未有的幸福模样:

  “他到这里来了~!”

  底下的年轻英雄们,就见正联主席变成一道平行漂移的红影,“咻”地从会议桌前闪出了正义大厅。

  众人空举着手:“??????”

  蝙蝠侠:“……”

  闪电侠脑子转得快,立刻接上:“他的意思是,谢谢。”

  众人顿悟,掌声如雷:“哦哦哦哦哦哦!!!”

  接下来当然是挑选英雄导师、进一步了解正联内部工作。

  只是不少年轻英雄都坐在原处,焦躁不安地等着:他们之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完全就是冲着全球声望极高、亲和力又强的超人来的。只是左等右等,那道闪出去的红影就是不见回来。

  火星猎人飘到门口,看了看,飘回来,淡然道:“再等等吧。”

  又等了10分钟。钢骨出去看了看,默不作声地回来了,也说:“再等等。”

  再等10分钟,哈尔咬咬牙就出去了,对着台阶上拥吻的两个人暴吼:

  “差不多可以了吧!?!我真的以为我被毁灭日当垃圾袋摔那次就是你们俩的极限了!”

  萨沙如梦方醒:“唔……额?不对,我是来给大哥送东西的!”

  哈尔仔细一看,才发现萨沙还顶着个马赛克脑袋——天知道超人怎么分得清他啃的是鼻子还是嘴巴!——一身英姿飒爽的黑色制服,背上的白色大狙染着血。

  不由得神情一凝,迅速飞下台阶:

  “你身上怎么会有血?小漂亮,你这几天干嘛去了?”

  萨沙茫然:“我在给神盾局打工啊?跟着我的s.o.去东欧折腾九头蛇去了。好家伙,不抄不知道,一抄吓一跳,给抄了一大车氪石和氪星组织回来。大哥说全部留在他这里,然后我就把神盾局车队给劫过来了……”

  克拉克抱怨:“萨沙,你为什么就是不让我跟你一起去呢?我们都知道九头蛇绝地反扑会有多危险——你在九头蛇基地里的时候,我根本听不到你的心跳声,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萨沙撇嘴:“你别看不起我,我也是很能打的,你忘了?”

  又转头瞪克拉克,“不是,你到底哪来这么多到处遗落的氪星细胞???你是满世界飞到处吐口水了吗???为什么九头蛇会有你的基因样本啊???他们拿着那个是可以给你造儿子的你知道吗!”

  克拉克挨着他的马赛克脑袋,也皱眉想:“我想想——我觉得很大概率是达克赛德那次战争,我流了太多血了,被他们提取到了。因为那之后,我好像就没有再从身体里往外遗漏什么东西了……你看,前天我们在天上做的那次,你也是让我全部○进你的身体里的……”

  萨沙瞬间暴跳如皮球:“!!!!”

  哈尔:“……哈喽?!!?我还在这呢?!?”

  萨沙就像被点着了屁股似的,一溜烟窜上正义大厅的台阶,进去找蝙蝠侠去了。

  一进去,先被吓了一跳:“嚯,这么多人!”

  转头,看见蝙蝠侠正侧头看着他,立刻很狗腿地奔过去:

  “大哥,你给我交代的事我都安排好了,车队现在停在门口,司机也被我绑来了,你看看下一步要我干嘛?”

  蝙蝠侠说:“好。”

  关上光屏,把萨沙后领处的追踪器摘下来,然后回头跟钢骨说了些什么。

  钢骨点头,出门接收被劫回来的车队,消除所有卫星行车记录,最后不忘往被绑在副驾上的司机兜里塞点车钱。

  司机就哭着回家去了。

  这时正联主席刚好跟着小金毛飘进门,被翘首以盼的年轻英雄们一把抓住,好奇问:

  “超人超人,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刚刚听正式成员介绍说,正联是联盟而不是等级组织,那如果我们进了正联,万一需要做紧急决定,大家一般是听谁的号令呢?”

  克拉克光听清个“听”字,满眼柔情地看向一身制服、细腰长腿的小马赛克:

  “我听他的。”

  众人嘎巴一声,把头扭向29-1。

  萨沙吓一跳,立刻接上:“我、我听大哥的!”

  众人嘎巴一声,把头扭向蝙蝠侠。

  蝙蝠侠平静地:“听我的。”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