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萨沙给大哥交完任务,倒也不急着走。

  他故意在大厅出入口兜了个圈,趁其他正联成员没发现自己,找了个人少的角落猫着,伸头偷看自己的傻男朋友。

  倒也没有别的意思。

  自从谈恋爱以来,克拉克在他心里的形象就彻底沦为一条摇头甩舌的大狗狗了,他想看看克拉克认真工作的样子,好挽回一下傻男朋友的光辉形象。

  重启后,人间之神换了新战衣,脖子上有个时髦小立领,连在最高元首时期都不肯脱的红裤衩变成了红腰带,战衣颜值迅速拔高一截。

  再加上紧身衣对他那身完美肌肉的勾勒效果,每当超人低垂眉眼,温柔地聆听别人说话时,简直就是伫立在人群中的圣子雕像。

  好康。

  真帅。

  这么大只帅狗狗,现在是他一个人的。

  把萨沙牛逼坏了,左右看着没人注意,偷偷叉了会腰。

  下一秒,圣子雕像听着心跳声转过头来,蓝眼睛精确无误地捕捉角落里的小金毛。

  嘴巴一咧。

  露出个傻乎乎的笑来。

  萨沙:“………”

  眼看对方蠢蠢欲动,萨沙迅速朝他打了个“站着别动!”的手语,气呼呼地给人发短信。

  萨沙:[你就不能多帅一会儿给我看吗!]

  克拉克快活地哒哒哒哒回:[原来你留下来就是为了看我并觉得我很帅?我甜蜜的糖心小饼干,那你今天有没有更爱我?]

  萨沙的马赛克脑袋变红了。

  这个男人平时面对面那么黏糊也就算了,起码还能给他整出点氪味情话,发短信就真的一点也不带遮掩了。

  小金毛不服气,一扭身,脑袋顶着墙,手速飞快给他怼回去:

  [废话。今天当然很爱你。]

  又哒哒哒回:[不过昨天和明天更爱你~]

  克拉克:[……]

  克拉克:[我想现在就冲过来吻你。可以吗?]

  萨沙:[不许。]

  克拉克:[跟所有人说“atentionplease”,然后就在他们面前热烈地吻你。]

  萨沙:[不许。]

  克拉克:[那就在正义大厅的穹顶吻你。]

  萨沙:[不许。]

  克拉克:[在莱克斯的卫星前吻你。]

  萨沙:[不许。]

  他俩正发短信发得热乎,人群中突然冒出绿光。

  绿灯能量迸射而出,幻化成两个巨大的夹娃娃机夹子。

  一边一个,把克拉克和萨沙从人群里夹了出来。

  众人:“?!”

  萨沙:“?!?”

  克拉克:“哈尔……?”

  哈尔面无表情,操纵着绿灯能量,把这两个家伙从大厅一路夹到超人的休息室。

  “嗵嗵”两声,全扔进去。

  萨沙挠着门大叫:“哈尔,我招你惹你了!”

  哈尔持续面无表情:“抱歉小漂亮,跟你没关系,我最近在跟卡萝闹别扭,一丁点都看不了这个。”

  萨沙:“我让你看啥了!我不就跟他发发短信!”

  哈尔:“相信我,大厅里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你俩在互发短信,谢谢。”

  克拉克想推门,闪电侠窜过来,把休息室大门锁上。

  克拉克无奈地扶着门:“小闪……”

  闪电侠:“你俩锁了,钥匙我用神速力碎了。eon!小男朋友来探班还得去干活,这算什么,这可不符合正义联盟的内部章程!”

  哈尔:“蝙蝠定的章程?”

  小闪:“我刚刚定的。”

  两人嘻嘻哈哈远去,萨沙和克拉克在房间里默默对视。

  既然被锁了,那好像也就只能安安心心团在一起做游戏了?

  ……他们倒是谁也不提克拉克单手就能把门拍成粉的事实。

  重启后的正义大厅,从设计到建造由正联顾问一手包揽,所以克拉克的休息室也不再是重启前的小公寓翻版了。

  倒也无所谓。因为他俩真正的家,如今正漂漂亮亮地建在大都会,每天都会被勤劳的氪星人打理得干干净净的。

  休息室装修风格简单实用,吊顶上一排黄太阳照射灯,一个冷冰冰的治疗舱往房间中央一摆,就再没别的赘余物件了。

  从堪萨斯回来后,萨沙跟着美队追击九头蛇去了,几个星期都不在家。

  但前天他实在忍不住,在昆式战机的睡眠舱里网抑云,偷偷喊了声克拉克的名字。

  ……结果就被抱上天灌溉了一肚子。

  其实算起来也不过两天没见而已。两个人啃起来的热乎劲,简直就像阔别三年。

  啃够了,萨沙嘬着他手指抱怨:

  “这里都没什么好玩的,我还是回东欧算了。反正还剩个扫尾,有我没我都行,赶紧扫完赶紧回家。”

  克拉克央求:“再跟我说会儿话吧,萨沙。”

  又想起什么来:“等等,我记得这里放了一套国际象棋……”

  他一说“棋”字,就好笑地看着怀里的小金毛慢慢瞪圆了眼睛。

  不说别的,克拉克是真喜欢跟小金毛玩竞技类游戏。

  萨沙天生好胜心强,不肯服输,这大概也是他能穿越那么多个世界、最后来到自己面前的一大原因。

  第一回在家跟克拉克联机打游戏,甩狙大佬得意洋洋指指点点,带克拉克打完一把新手局;

  第二把一开,转头就被克拉克开局爆了头。

  这事给萨沙气得,红着眼咬了一晚上枕头。

  从此萨沙就跟超级大脑杠上了。听说克拉克跟小闪下国际象棋七三开,于是闲着没事也要找克拉克下棋,挑战地球人所不能。

  克拉克哪里舍得再让宝贝金毛气一晚上?下几个子就想投降,被拍案而起的萨沙揪住卷毛:

  “不行!好好下!”

  克拉克只好认认真真跟他下。

  超级大脑在创造工作上容易卡壳,纯逻辑游戏上可从来没遇过敌手,半秒钟就能转出十几百棋路来。

  萨沙没挪两步,又给他将死了。

  抱着棋盘,气鼓鼓地想招。

  克拉克想帮他解围:“宝贝,其实你只要把车挪到——”

  萨沙不听,哗地把棋子当麻将一搓:

  “哎呀我不小心碰倒了所以这把不算!”

  克拉克笑起来,宠溺地满地跑着捡棋子:“不算不算。”

  系统也在观战,很无语:狗宿主,你真是个输不起的臭棋篓子。

  萨沙:什么臭棋篓子,我就想赢他一次怎么了?统统,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地球最强大脑!身为高维产物的你都没想过征服一下?

  系统也来了兴趣:有点意思。放着狗系统来。

  下一回,人统齐上阵,一路高歌猛进,把人家的车马象杀了个片甲不留,一局将了克拉克五六次。

  人间之神端着下巴看棋盘,难得露出了一点点思虑的表情。

  萨沙就差没把脸蛋贴在他鼻尖上:“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将死了?”

  系统也得意洋洋:赢了赢了,这把稳赢。

  克拉克瞅瞅他,再瞅瞅棋盘。

  先啾地嘬一口萨沙的小酒窝,再默默地把自己的一只小兵,挪向萨沙早已落入陷阱的王:

  “将……”

  系统大惊:……快掀棋盘!

  萨沙:“哎哎哎哎哎哎!”

  萨沙一把捞住男人的胳膊,再低头猛看几十分钟棋局。

  可研究了半天,克拉克这一着真要下去,连系统也想不出他俩还能有什么活路。

  ……系统二话不说,直接跑路。

  萨沙自知大势已去,轰然颓倒在棋盘上,护着自己的王棋嚷嚷:

  “别将我的王,你将我吧!我卖屁股也不会认输的!”

  克拉克:竟有这等好事.jpg

  男人立马把蹭着棋盘胡乱语的小金毛横抱起来,抱进卧室里去将了。

  如今在休息室里,两人一边一个板凳坐着,中间立着张圆桌,圆桌上托着棋盘。

  一边是抓头抓得金毛乱飞的萨沙,一边是支着下巴,满心满眼都映着小恋人的人间之神。

  克拉克看着萨沙盯棋盘盯成一个小斗鸡眼,一会儿咬着手指神神经经咕咕叨叨,一会儿又把金毛脑袋摇出残影仰天长叹,简直就像在看什么想用可爱征服全宇宙的个人宣传片,主角还只有萨沙一个人,把他硬生生看痴了。

  直到萨沙眼神中闪过一丝果决。

  两只狗爪扒上棋盘边缘的时候。

  克拉克迅速用一根手指把棋盘按住了。

  萨沙:“。”

  克拉克:“~”

  他跟对面的小臭棋篓子面面相觑几分钟。

  萨沙凝神侧听,神情严肃:“克拉克,你感觉到没有?华盛顿是不是在地震?我们桌子好像在晃~~”

  克拉克眼神无辜,笑容纯真:“没有呀?如果华盛顿地震,那我一定会先听到板块移动的声音~~别担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萨沙两爪扣紧,暗暗用力:“真的没有?你再听听,真的没有?有没有哪架飞机这会儿又要坠了,或者有没有人在叫超人?”

  克拉克凝神听了一会儿,摇摇头:“幸运的是,这一刻还真的没有。”

  萨沙两眼直勾勾,盯着克拉克压着棋盘的那根手指,下一秒就要从眼中爆射出热视线似的。

  很快,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新法子,两爪一松,往后一仰。

  一边解衬衫领口,一边黏黏糊糊地哼唧:

  “克拉克,你是不是没开空调?这个休息室好热哦~~~”

  克拉克眼神依旧无辜:“很热吗?刚好27°呀,是宝贝萨沙最喜欢的温度了~~”

  萨沙:“真的吗?我不信~~一定是你又偷偷调温了~~”

  说话间,他已经把制服领口解了。

  漆黑的制服间露出大片雪白皮肤,像发光的美玉一样。

  克拉克不再吱声,蓝眼睛灼灼地盯着萨沙漂亮的锁骨。

  目光像带着温度,一路往下烫到柔软的小肚皮,又烫到刚褪下制服的雪白肩膀。

  那里有几个极尽克制、却又暧昧不堪的红印,一下子让男人想起他在制造这些痕迹时,少年那一串滴滴答答落入云海的泪花。

  不能再想了,男人喉结微微滚动。

  萨沙则又暗中掀了掀棋盘。

  ……还是没掀动。

  咬咬牙,接着脱:“哎,还是好热~~克拉克,你来帮萨沙脱裤子~~”

  克拉克:“好~”

  小金毛摇着屁股走过来,男人就在椅子上转过身子,伸出两只手去给人解腰带扣子。

  萨沙又迅速从男人肩后伸过手,吭哧吭哧去推桌上的棋盘。

  推得脑门都出汗了,还是没推动。

  定睛一看,克拉克虽然伸了两只手解腰带,可一只胳膊肘居然还是看似无意地搭在棋盘上。

  蓝眼睛仰看着他,还是好无辜、好纯情、好楚楚可怜。

  萨沙气得四脚朝天:“你……”

  气也没用,他裤子已经被氪星人迅速扒到底了。

  两条修长的白腿在空气里一哆嗦,小腿上几近透明的淡金色细毛毛都立了起来。

  他确实怕冷,最后索性什么脸皮都不要,哧溜往男朋友怀里一钻:

  “还看!赶紧抱我……”

  棋盘到底还是被掀了。

  不过不是萨沙自己掀的,是萨沙被抱上圆桌的时候,克拉克一手扫飞出去的。

  圆桌喀啦喀啦晃了半天,萨沙突然轻轻地“啊”了一声。

  克拉克:“萨沙……?”

  男人立刻直起身,很轻地探下去。

  克拉克:“看来今天不行……还是有点肿。是我不好,那天没有控制住……我们说好至少要间隔3天的……”

  萨沙在他怀里喘得够呛,神志也不太清醒:

  “没隔够吗……我怎么记得在天上那次是……是星期一……?”

  克拉克轻声:“就是前天,星期三。”

  萨沙这段时间越来越黏他了,嘴里嘀嘀咕咕,用脑袋依恋地蹭。

  克拉克到底还是忍住了,温柔地亲他额头:“萨沙乖宝宝。”

  屁屁cd还没读完,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两人只好靠贴贴蹭蹭互相解决了。

  随着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多,地球人和氪星人的体质差异问题,也逐渐无法被两人的幸福滤镜盖住,在夫夫生活中初见端倪。

  作为一对久别重逢、破镜重圆、恨不得把彼此揣在口袋里走的热恋情侣,他俩真正的夫夫生活频率竟然并不算高。

  除去让萨沙十天下不了地的那一次,之后克拉克都小心翼翼地保持在三天一次、一周两次的频率范围,简直就像直接跨越到中年夫妻的阶段。

  相比起重启前,重启后克拉克在萨沙本体上失控的次数显然更多。超级速度对地球人来说是超级速度,对克拉克自己来说却是正常倍速,一旦控制不好,也够娇气的小金毛哭得死去活来的。

  等事后克拉克恢复理智了,又要抱着哭唧唧的宝贝金毛心疼得要命。

  有一次萨沙晕过去再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干干净净裹在被窝里。

  克拉克正侧躺在他身边,一边反复亲吻他的嘴唇,一边在被子里默默解决自己。

  英俊的眉眼间,全是难耐的渴求。

  一个男人,就连在攀上极乐之巅时,都必须小心控制着不让自己弄坏任何东西——换成萨沙自己,他绝对会难受得活不下去,克拉克却从小就把这事做得如同天经地义。

  他被克拉克抱在怀里擦干净的时候,一直仰着脑袋看人。

  克拉克轻声失笑,嘬他的小酒窝:

  “怎么了?还在想那盘棋吗?”

  萨沙才反应过来:“对了,那局不作数!”

  克拉克又嘬他:“当然不作数~”

  等东欧战斗告一段落,萨沙连战功都没来得及跟卤蛋局长邀,就匆匆忙忙一个闪现到韦恩庄园去了。

  巴基一边收行李一边纳闷:“29-1不是一直在跟我们抱怨不想要零级狗牌吗?说要升职加薪升走上人生巅峰?”

  美队摇头低笑:“他早就有比这些更重视的事情了。”

  巴基:“……?你说那个每打下一个基地就疯狂搜刮的29-1?对他来说还有什么比赚钱重要?”

  萨沙跑到韦恩庄园,跟惊喜的阿尔弗雷德打了招呼,就直奔书房下方的蝙蝠洞。

  黑暗骑士果然立在那个巨大的监视屏前。哥谭被分成无数个明明灭灭的方块,分布在屏幕上,暗光勾勒着男人的披风边缘和一对尖尖立耳。

  远远看去,他就像已然跟哥谭融为一体,一生都无法分开。

  萨沙腆着脸飘过去:“大哥,你一个人在忙啥呢?我能帮你再干点什么?”

  听见萨沙的声音,伫立在监视屏前的蝙蝠侠没回头,面罩下的唇角却微微勾起。

  蝙蝠侠淡淡地:“你有段时间没来庄园了。”

  这句话,语气倒还是蝙蝠侠,内容却更像那个常跟家人一起等小金毛来玩的布鲁斯·韦恩了。

  萨沙心虚:“这……大哥你是知道我的,我这人事业心一向比较重嘛……他们打九头蛇要人,我也没办法……”

  蝙蝠侠也不拆穿他,直接问:“需要我做什么?”

  萨沙:“就是……内个……我突然有点好奇,当年红太阳监狱里的那些红太阳灯,大哥你是怎么做的呀?总不会是灯泡上糊红纸就可以吧,哈哈……哈……”

  他本来想的就是不正经主意,面对的还是最正经的蝙蝠侠,问了两句就颇感难以启齿,就知道咧着嘴巴傻笑。

  蝙蝠侠本来想仔细询问他要红太阳灯的用途,幽深的蓝瞳扫过少年仰起的脸蛋,发现萨沙小脸通黄.jpg

  蝙蝠侠:“……”

  蝙蝠侠:“跟我来。”

  克拉克这段日子可吃尽了苦头。

  本以为萨沙从东欧回来,跟学校销了假,他们就又可以过回送萨沙上学、接萨沙放学,回家就窝在家里腻歪的神仙生活了;

  谁曾想,除了上学,萨沙平时简直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甚至连心跳声都听不到。

  克拉克跑到学校捉人问,小金毛也只背着两只手,扭扭捏捏说他要改造一下自己的安全屋,方便以后做任务用。

  克拉克大崩溃:“安……安全屋?我还以为我们有了这个家以后,你再也不会想起那个安全屋了……”

  萨沙:“哎呀你别管,我弄完你就知道了。”

  失落的氪星犬耷拉着大脑袋,被小金毛圈着脖子,又亲又哄。

  勉强哄好了,就拖着脚步,一步三回头地回家去。

  轮到超人值守瞭望塔。

  人间之神站在全景玻璃窗边,披风静静在身后垂落,全知全能的双眼穿过茫茫宇宙,英俊的面容上一片凝重肃穆。

  片刻,克拉克低语:“他不爱我了。”

  一同值守瞭望塔的火星猎人:“……”

  克拉克咬牙凝眸:“不,他还爱我。”

  火星猎人:“……”

  克拉克:“他也许真的不爱我了呢?”

  火星猎人打开通讯器:“有没有人跟我调一下班。”

  那头响起哈尔的声音:“荣恩,我还挺闲的。今天谁跟你一起值守瞭望塔?”

  火星猎人老实巴交:“超人。”

  哈尔:“……不去!!!”

  火星猎人:“……”

  等到某天克拉克下班又没接到人,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回家时。

  他发现卧室门关着,门上贴了个丑兮兮的字条。

  [快进来找我:p]

  他推开门。

  纯蓝的瞳孔微微缩紧。

  一个空旷巨大的封闭空间,里面洒满了清冷的红光。一条两侧排排放着红太阳路灯的小路蜿蜒而入,指向空间尽头一团跳动的暖光。

  克拉克其实没有跟任何人说过,重生以后,他内心对红太阳的抗拒和恐惧,比氪石更甚——哪怕后者才能将他致死。

  几年前大都会反派搞出红太阳事件的时候,人类只觉得超人打反派脸打得又快又干脆,然而,当他以最高速度孤独地冲向外大气层时,没人能看见太阳战神那一刻的神情。

  他在红太阳监狱见过最痛彻心扉的一幕,也在红太阳监狱度过了最肝肠寸断的时光。如今即便理智知道时间逆转、一切从头再来,可在红太阳的光线下,氪星人敏锐的五感,依旧无法抵御住汹涌而来的记忆。

  他正在原地晃神,听见萨沙的声音在里头传来:

  “克拉克?你进来了吗?”

  克拉克无意识地喃喃:“……萨沙。”

  他立刻大步往里走。

  一盏盏红太阳小路灯在他身边晃过,小路灯很精致,底座全都是孤独堡垒的形状,但心急如焚的人间之神暂时没发现。

  他只知道要快一点,快点找到他深爱的恋人,一把抓住那双手再用力拉回怀里,然后将那把血淋淋的刀子,踢到他们再也看不见的地方去。

  红太阳小路走到尽头,在看见被一片烛光包围的圆床时,他身上的超能力已经所剩无几了。平日像走在鸡蛋壳上一样的压力,也瞬间减轻了许多。

  萨沙穿着一条大裤衩子,上身套着宽宽松松的老汉衫,正骂骂咧咧地趴在地板上点打火机:

  狗比老板,我还说买两千送一千,竟有这种好事!好嘛,三千根能点着的就五百!我叫我男朋友打他!

  系统:你放过狗比老板吧,自己去打一顿行不行。

  克拉克:“萨沙……?”

  萨沙一回头,就看见克拉克站在一片烛光里,蓝眼睛傻愣愣地看着他。

  尽管事先排练过很多次了,箭到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萨沙还是紧张得脑壳发麻。

  萨沙故作轻松地:“……咳,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记得不?”

  克拉克两眼写着懵,大脑嗡嗡地转了两百圈,两眼还是写着懵。

  萨沙原以为他俩心照不宣的默契程度,这种级别的问题,克拉克应该能秒答才对。

  然而他抠着手心里的台词小抄,等了又等。

  对面那个男人还是顶着一张无可挑剔的神颜,歪着脑袋,懵懵逼逼地看着他。

  萨沙气得当场脑溢血:“……100天!100天纪念日!是谁当初在孤独堡垒一遍遍唠叨,在一起100天要过纪念日,200天也要过纪念日,这样每年都可以过好几个纪念日,过到几十年后我们都老死?!你当时原来全是在口嗨!!我居然还真当回事!!你第一个纪念日就忘了……”

  他原本是在跳脚,生气到最后,莫名觉得心里一酸,一股涩涩的委屈在心底漫开。

  再看看这一屋生死时速赶出来的摆设,喉咙蓦地一哽,就啥也说不出来了。

  人间之神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来,把转身抹脸蛋的小金毛一把搂进怀里,焦急地低声哄:

  “宝贝,不是的……!我当然记得这个!但今天是98天呀……不是吗?我都在孤独堡垒准备好惊喜了,就等着后天你……”

  他一着急,说漏嘴了,好在这会儿萨沙也没注意到。

  萨沙超大声:“明明就是100天!我用手机日历一天天数的,今天就是100天!”

  他从大裤衩里掏出手机来,在男人臂弯里打开日历。

  萨沙是真委屈了:“你看着,我就从你在孤独堡垒醒来那天开始数的!”

  克拉克也委屈巴巴:“对呀,我也是从那天开始数的。”

  两人就低头看着小金毛白皙的手指头,点着日历上的数字,一起“1234”地往下数。

  数到第三个月,萨沙气鼓鼓的胸膛里,开始响起咯噔声:

  他当时听克拉克那样说,就赶快在手机上数了一遍日子,然后在日历上做了记号,免得到时候克拉克问自己,然后自己给整忘了。

  ……但现在看来,他当时好像、貌似、确实少数了两天……

  萨沙理不直气不壮,嗓门还挺大:“……95、97、99、100!”

  克拉克:“……96和98呢??”

  萨沙:“……阿拉伯数字本来就没有96和98。”

  克拉克:“……你、你确定???”

  萨沙下不了台了,索性搓光手心一半台词,直接跳到最后一步。

  大裤衩里摸了副结实的军用手铐,“咔”地把克拉克铐床柱上。

  克拉克:“?????”

  萨沙反派笑:“哼哼,超人!如今你落进我的陷阱,现在可没有超能力了,准备好任我宰割了吗?”

  克拉克总算看出小金毛想玩什么了,立刻超级配合地佝偻假装战损,蓝眼睛不屈不挠地仰视对方:

  “可恶,你想对我做什么?”

  萨沙狞笑着绕他兜圈圈:“氪星人,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每当看见你漂浮在人群头顶,接受万人膜拜,我做梦都想撕碎你的披风,扯断你的腰带,让所有人——”

  忘词了,赶紧看看手心。

  “——哦还少一句。撕开你胸前那个‘s’,让所有人看见你沦为我的超级奴隶!”

  圈圈绕够了,一脚踹翻克拉克面前的大箱子,滚出一大堆乌七八糟的玩意来。

  萨沙自己也没经验,连着蜡烛打包买的,就让老板随便挑。这会儿认真一看,心里才开始打突突:

  ……狗比老板口味还有些许重哈?

  心里方方的,面子不能垮,萨沙一咬牙,起身脱了身上的老汉衫和大裤衩。

  萨沙继续狞笑:“给你机会,自己挑一个!”

  克拉克刚想搭腔,眼睛触到金发少年的身体,脑子嗡地一声。

  克拉克:“……”

  萨沙被他看得发毛,扯扯身上仅有的几根红丝带,又揪了揪屁屁上的未拆封大蝴蝶结,红着脸喷他:

  “干嘛!!俘虏不准直视主人!!”

  这就是他想给克拉克的100天纪念日礼物了。

  随着他越来越喜欢和依赖克拉克,他也开始笨拙地想要学会经营他们的爱情。克拉克虽然不是布鲁斯托尼这类型的,但一旦对人上了心,无论搞浪漫还是玩情调,那都妥妥的是超人级的,萨沙老是觉得自己追不上。

  克拉克不说话,他也有点方,不确定克拉克到底喜不喜欢。就甩着屁屁上的大蝴蝶结,气鼓鼓地转身去翻鞭子。

  刚弯腰,听见身后一声不祥的断裂声。

  回头。

  被红太阳削弱了超能力的克拉克,红着双眼,用蛮力硬生生把军用手铐扯断了。

  萨沙瞬间毛骨悚然:“…………”

  萨沙垂死挣扎:“……等等,你不按剧本来……”

  萨沙:狗系统,可能要准备一下传送卡……

  系统喜滋滋地看戏:哦,看样子狗系统该撤了,省得又被狗宿主骂。狗系统例行提醒宿主,当系统意识不在宿主脑内时,背包里包括[定点传送]等一切道具卡,都处于暂时不可发动状态哦。叽嘻嘻。

  萨沙:……草!

  萨沙:你回来!!

  萨沙:……狗系统……!!!!!

  …

  …

  …

  贴着字条的卧室门,里头传来一阵狗刨门似的声音。

  门把手喀啦喀啦摇了半天,总算被一下拧开。一只雪白的爪子从门缝艰难探出来,扒着门边的墙要往外挤。

  少年音在尖叫:“help——heeeeeeeelp——no——daddyno——!!”

  扒了没两下,爪子没扒住墙,又被拖回去了。

  门板也随之啪嗒合上,把里面一切声音完全隔绝。

  于是,丑兮兮的字条晃晃悠悠,从门板飘落在洒满阳光的地上。

  …

  …

  …

  超人又来值守瞭望塔了。

  这回瞭望塔上还有不少来参观的新英雄。无数崇拜痴迷的目光落在静静垂落的红披风上,超人的面容犹如被春雨洗涤,散发出前所未有的满足光彩来,英俊到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

  他站在全景玻璃窗前,静静垂眸凝视蔚蓝的地球,眼中含着万千柔情和爱意。不禁让人觉得,人间之神的确对他的第二故乡充满了深厚的感情。

  火星猎人经过他身边。

  听见克拉克深沉地低吟:“红太阳,永远滴神。”

  火星猎人:“……”

  过了一小会儿,克拉克飘到正在操作监视屏的火星猎人身边。

  深沉地挑起大拇指:“荣恩,你知道吗。红太阳是这个。”

  火星猎人:“……”

  火星猎人:“……请问为什么这周和超人一起值守的人永远是我。”

  沙赞:“蝙蝠侠说是因为你有精神系能力。然后说如果超人表现得太过火,而他又刚好需要战斗的话,要你记得先维修一下他的超级大脑。咦什么叫超人太过火?”

  火星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