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躺赢吗?[快穿] 第7章 帝君是个蛇精病(七)

小说:我可以躺赢吗?[快穿] 作者:上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2: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侯辛心里苦。

  就刚刚,他还四仰八叉坐在他那魔君专属烈焰骷髅头大王座上,对着手下的魔兵魔将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一群彪悍强壮恶名远扬的大魔头们畅想着来日踏破仙界、他们魔界一统三界威震四海的场面,都是脸红脖子粗,激动得嗷嗷叫唤。

  侯辛听着那一声声“魔君万岁”,心中得意万分,正美滋滋幻想着到时候把那个狗日的太宸混蛋踩在脚下,双手叉腰对着他那张死人脸喷唾沫的时候,就听“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大殿都往下一沉。

  整块的华丽穹顶和大块大块的碎石往下坠,大魔头们只觉得身边骤然一亮,一个个傻乎乎地仰起头,就看见光从空荡荡的房顶洒下来,一览无余的天空下,翘着一把洋洋得意的黑剑,剑旁边,径自立着一道清瘦修长的身影。

  大魔头们:“...”

  这熟悉的风格,这熟悉的画面…

  “啊啊啊——”

  魔头们二话没说,狼奔豕突屁股尿流四散逃命去了

  ——其中尤以侯辛大魔君的身形最为矫健,排面最是恢弘。

  那毫无疑问的,裂天剑必须给安排上啊。

  当侯辛被兴致勃勃的裂天剑怼着屁股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上狂奔,听着周围小弟们鬼哭狼嚎的惨叫,迎着苍劲的冷风,不由流下绝望的泪水。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说好的周期性不高兴才跑出来打人呢?他今早才数着明明没到日期呢,上次打完至少还可以再消停三月呢。

  说好的等他胳膊腿长齐全了再来呢,他这才刚长完一个腿,上面还缺斤少两呢,这怎么就这么等不及呢,那人间老农地里割韭菜也得长熟了再一茬茬割啊,这才长一半呢那你就来你这不是太不讲道理吗。

  侯辛躺在地上,绝望地看着自己刚长好的那条粉嫩嫩的左腿又没了,还白搭上一条完好的右腿。

  他整个人委屈得冒泡,忍不住大吼:“草泥马太宸你个老狗逼!你他妈就不能把我带到个偏僻的地方卸吗,这么多人看着老子将来怎么带队伍!老子堂堂魔界之主不要脸的吗?!”

  裂天剑在旁边开心得直打颤,摇头晃脑往那边探头探脑看情况的魔将们脑袋上转了一圈,又激起一阵惨烈的鸡飞狗跳。

  “...”侯辛发誓,等将来他练就绝世魔功,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一对混蛋剑人一起恁进地沟里!

  侯辛在心中怒骂三百回合,终于发泄了心头的怨气,这时他才注意到太宸帝君异样的沉默。

  他惊讶地昂起头,见太宸帝君静静不远处的山丘上,俯瞰着黑烟弥漫的魔界大地,眉目寡冷,面无表情。

  侯辛心中一奇。

  虽然太宸这狗比长年累月不高兴,但是这种漠然冷漠的表情还真是很少见的。

  “嗳,你这次来干嘛。”

  侯辛喊:“你不是忙着把你内丹弄出来?”

  太宸帝君猛地看来,眼风凌厉。

  “你别瞪我,九重天都传遍了,谁不知道你堂堂太宸帝君的内丹被一个小花吞了。”

  侯辛幸灾乐祸:“那天我就看出来了,她身上的气息和你一模一样,不知道的还当是刚跟你双.修过,我还吓一跳心说你哪藏了这么个红颜知...”

  “嗖——”

  侯辛只觉得脖子一凉,声音一卡,顿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颤颤巍巍低头一看,就看见离自己十几米远外有一具特别眼熟的身体...

  侯辛:“...”

  侯辛双目含泪:“艹!”

  老子的身体!那么大一身体!没啦!

  裂天剑直接从天下掉下来,抖抖抖笑成了一个小傻逼,侯辛骂它:“你笑!再笑!迟早给你笑裂!”

  裂天剑当场掰弯给他看,洋洋得意表示自己超柔韧,笑裂是不可能笑裂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笑裂的。

  侯辛气得想咬它,对太宸帝君喊:“这又不是我说的,是外面传的,你朝我撒什么气,你要是能耐,你就赶快把内丹取出来啊!”

  太宸帝君走到他旁边,伸出手,刚才还嚣张得不行的裂天剑瞬间乖乖地躺到他手心,看得侯辛眼都红了。

  太宸帝君缓缓摩挲着黑剑,淡淡说:“那逆丹已经融进她体内,我已经命天机门日夜翻阅典籍,还没找到取丹的法子。”

  侯辛嗤笑:“骗鬼呢,别的法子我不知道,把人神魂直接抹灭,内丹封在躯体里,肉身放在哪儿再慢慢琢磨呗;那总不能让人带着你的内丹到处晃悠啊,她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你跟着一起陪葬,那不是笑话嘛!”

  太宸帝君冷漠说:“我杀过她,两次,机缘巧合,都没杀成而已。”

  侯辛当场瞪大眼睛,生生给弄笑。

  “你说什么?这三界九重天还有你太宸杀不成的人,还没杀成,你——”

  侯辛说到这儿,突然意识到什么,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不对,你这个态度,实在太奇怪了。”

  杀不成?两次不成可以杀三次,百次不成杀千次。

  怎么会有杀不成?这世上只有杀不了和不想杀。

  侯辛这才注意到太宸帝君眉心越来越鲜艳的红痕,再联想到那些传闻和他古怪的态度,心中一个想法愈演愈烈。

  “不是。”

  侯辛吞了吞唾沫:“不会真像那些谣传说的...你是看上人家小花妖了?”

  太宸帝君浑身一震,整个人身上煞气翻涌,阴飕飕盯着他,缓缓握住了剑柄。

  “嗳嗳,说话就说话,你这是要杀人灭口怎么着啊”

  侯辛吓得挣扎着把自己脑袋往后滚了两圈,状似委屈说:“我这是给你分析情况,你要是不爱听,那你走啊,非来拆我殿...不是,非来拆我干嘛!”

  太宸帝君下颚微动,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但是到底没有动手。

  一看他这样子,侯辛心里就有数了。

  这一刻,侯辛如果还有胳膊腿,一定双手叉腰仰天大笑:老天开眼,太宸这狗比王八蛋终于有报应了!

  让他再拆他胳膊,让他砍他腿,让他砸他宫殿,让他成天一副“老天第二老子第一”的嚣张样,好啊,报应来了吧。

  万年单身狗喜欢上了一个姑娘,还因为情感问题不得不深夜离家出走——这他妈是怎样的大快人心!

  侯辛看着阴着个脸的太宸帝君眉开眼笑,心想老子要是不给你把事儿搅黄了,那对不起他这些年来掉过的腿儿!

  侯辛立刻亲热说:“兄弟,这个事儿你真得听我的,怎么讨好这些小仙子小魔女的我可有经验了。”

  “讨好?”

  太宸帝君满满嘲讽地勾了勾唇,毫不犹豫地扭身就走。

  侯辛喊:“嗳,你瞧不起谁啊,那谁让你单相思呢你不得多费点心思。”

  “谁说本尊喜欢她?可笑。”

  太宸帝君狭长的眼尾扫了他一眼,轻嗤一声:“本尊只是暂时留着她有用而已。”

  侯辛心想你就装,你就继续装,跟谁不会装逼似的。

  “那喜欢不喜欢的,谁说得清呢。”

  侯辛作语重心长状:“太宸,你以前可从来没因为哪个女人说这么多话,我看她对你影响真的挺大的,说不定你只是喜欢她但是自己不知道。”

  侯辛边说边小心觑着太宸帝君的表情,他以为太宸帝君会被他激怒,但是太宸帝君完全没有表情,只平静看着他:“所以呢?”

  这个反应可不太对…侯辛心头惴惴,但话说出去也不能收回来了。

  他清了清嗓子,装模做样:“这样,看在这么多年的交情上,我给你支个招吧;等你回去,你再给她一刀,你要是能把她干掉呢,就证明你不喜欢她;而你要是没弄死她呢,那事不过三,就证明你的确是喜欢她,你也就别挣扎了,就干脆和人家好得了。”

  有道理个屁,这就是个坑,侯辛觉得太宸应该是把人杀不了,但是他也不信有姑娘险些被太宸杀了三次还能心无芥蒂和他好,不恨死怕死他就有鬼了。

  这整好了,最少也是个虐恋情深,怎么也得让太宸这家伙儿伤肝伤肺,要是能气得天天吐血是最好的。

  嘿,侯辛就乐意看着太宸帝君傻乎乎自己挖坑再往里跳,当下期待地看着太宸帝君:“你觉得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太宸帝君表情难得没有暴躁阴郁,反而脸色平和,静静看着侯辛,半响,突然笑了。

  这一笑,给不怀好意的侯辛生生吓得一个哆嗦,惊恐地看着他。

  “侯辛。”

  太宸帝君慢条斯理说:“本尊有时候懒得动脑子,是因为本尊不需要,不代表本尊没有脑子。”

  侯辛:“...”

  你这个信息量,稍微有点大。

  “敢戏谑本尊。”

  太宸帝君缓缓握住剑柄:“本尊倒是看你这个脑袋,是不想要了。”

  侯辛:“...”

  侯辛嘶吼:“不介不介我想要我错了帝君我——救命啊啊啊——”

  ......

  天霖仙尊没几天就给乔安带来了桃树种。

  乔安小心翼翼捧着那一株株嫩绿绿的小嫩芽,天霖仙尊又递给她几个巴掌大的桃子:“这些留给你吃,味道挺好的。”

  “谢谢仙尊。”

  乔安闻着桃子的清香,对这些小嫩芽更期待了,开心问:“仙尊,这有什么注意事项吗?多少天浇水,要施肥吗?”

  天霖仙尊哪敢让她在这儿施肥,怕帝君打不死他的,忙说:“不用,这些桃种生命力很强,埋在地里它自己就长,特别好活。”

  天霖仙尊对这虎了吧唧的小花妖是一万个不放心,说完还不走,又絮叨给她嘱咐:“种这个也不用什么工具,你就到时候轻飘飘掐一个手诀,地上就挖出来一个坑,那种子就自己乖乖跳到地里生根发芽,过不了多久就自己长出来...对了,手诀会不会掐?劲风咒是这么摆,这个手指是这么扭,让仙气顺着眉心往下涌动...”

  乔安:“...”

  乔安怀疑自己怕不是被当成智障了,幼儿园教折纸也不至于仔细成这样啊。

  她好歹是个成年人,一个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大学水过的正经社畜,这就有点没面子了。

  乔安忍不住:“仙尊,这个我会。”

  天霖仙尊断然:“不,你不会,来,跟着我学,我再教你一个甘霖术。”

  乔安:“...好吧。”

  天霖仙尊恨不得手把手给乔安教一遍,确定乔安都掌握了不会搞出来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了,才松了口气,急匆匆地走了。

  乔安无语地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走到自己早选好的种植地。

  她看着那一片平坦的土地,琢磨了一下,在地上找了个位置,后退两步,按照刚才天霖仙尊教的法诀,掐指一捏,又挥一挥衣袖。

  一阵劲风吹过,扬起一层灰色的沙石,地面纹丝不动。

  乔安:“?”

  乔安迟疑地看了一下那平坦的地面。

  好像...没有坑。

  难道是她用的法力还不够大?

  乔安沉下心来,闭上眼,继续掐法诀。

  让仙气顺着眉心神魂往下涌动,涌到手心,涌到指尖,然后爆出来...

  “嘭!”

  强大的爆裂气流让她的衣袍鼓起,乔安兴奋地睁开眼,看见那地上一个完美的坑...嗯?还是没有坑?!

  乔安这回真是搞不懂了。

  她蹲下来,瞅着那灰黑色的地面,挠了挠头。

  自从吃了白婴尊者给的丹药,最近头皮老是痒痒的,要不是知道人那是正经仙丹,她还当是促进长头发的。

  乔安试探着伸出手,在地上摸了摸。

  也没什么特别的啊,就是挺硬的。

  乔安又用指头往下抠了抠,也没什么特别的啊,就是也挺...不对。

  她往下抠,一时竟然没抠动。

  乔安又用力往下抠,指尖在看似松软的泥土里艰难地抠了十厘米,到最后竟然生生抠出了指甲抠在金属上的嗡鸣声。

  “...”乔安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呆呆遥望着这片一望无垠的大地。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大个秘境寸草不生了。

  这他妈是得怎样的钢筋铁草才能从这样的泥土里发芽啊?!

  乔安蹲在那儿,忧愁地看了看地,又忧愁地看了看自己手边一株株嫩绿色的小芽。

  这天霖仙尊刚才也没讲这种地怎么种啊。

  那就生种啊?

  乔安摸出来一个桃子,忧愁地咬了一口。

  那她一个个挖坑,手不得废喽…嗳,这个桃真甜啊,还是等她先把桃吃完再想吧。

  乔安快乐地蹲在那儿啃桃,突然后背吹来阵阵凉风。

  不骗人,真是特别突然,乔安摸了摸胳膊,随意扭头一看,这脖子就僵在那儿。

  只见几天前突然消失的太宸帝君,就站在她身后不远的位置,负手而立,眉目阴郁,垂眼凉凉看着她。

  乔安那一刻,脑子里莫名闪出一个词。

  阴风阵阵。

  妈耶~

  乔安被这突然一个人影吓得险些桃都掉了,回过神,赶快站起来,礼节性低眉顺眼问好:“小辈见过帝君。”

  太宸帝君并不说话,只阴沉沉盯着她。

  乔安被看得一头雾水。

  在她的印象里,她和太宸帝君也就见过两面,自从第一天他捅了她十八刀结果自个顶着一身刀口气汹汹走了之后,俩人就没再见过面,连内丹的事儿都一直是白婴尊者和天霖仙尊他们和她说,要不是今天意外撞见,她约莫着人大佬是不是已经把她给忘了。

  不过这只看着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乔安想了想,觉得自己大概明白帝君的怒气点,小心解释:“帝君,我是想在这里种点桃树,有点事儿干,已经和天霖仙尊报备过了...不过要是您不高兴,那我换个地种也行。”

  太宸帝君眯了眯眼。

  乔安连忙摆手:“…不种了不种了,我这就回去。”

  太宸帝君阴晴不定看着她那巴巴想跑的样子,抿了抿唇。

  他盯着她半响,突然伸出一只手,修长的五指缓缓伸展,露出苍白而没有纹路的掌心。

  乔安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太宸帝君皱了皱眉,不耐:“嗯?”

  乔安迟疑了一下,低下头,看向自己手中的桃...

  乔安缩了缩手:“帝君,这、这不行,我都啃一半了。”

  太宸帝君:“...”

  “我这有新的。”

  乔安飞速拿出一个水灵灵的新桃,嘭地一声就砸在太宸帝君手心。

  太宸帝君:“...”

  “不够还有。”

  乔安说着又拿出来俩桃,“嘭”“嘭”摞着放到太宸帝君手上,热情洋溢:“帝君您吃,水特多,可甜了,吃完我这还有好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