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躺赢吗?[快穿] 第8章 帝君是个蛇精病(八)

小说:我可以躺赢吗?[快穿] 作者:上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2: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太宸帝君看着自己手中的桃子。

  三个巴掌大的蟠桃,一个垒一个稳稳立在他掌心,稳如磐石、不动如山,充分展现了乔安同志扎实的高中力学功底。

  太宸帝君看了这个桃上加桃的画面很久,然后缓缓抬起头,盯着乔安。

  乔安阳光灿烂的神情凝固在脸上,不由地退后两步,小心翼翼瞅着他。

  这怎么看着...怪吓人的。

  乔安小心试探:“...帝、帝君?您是不是不太高...高兴啊?”

  太宸帝君扯了扯唇角,阴飕飕说:“你觉得呢?”

  “我觉得...”

  乔安深思熟虑:“...您是不是不太爱吃桃啊?”

  太宸帝君:“...”

  太宸帝君没有说话。

  太宸帝君直接捏爆了一个桃。

  那叫一个果肉横飞汁水四溅,吓得乔安连忙往后躲:这桃汁沾衣服上了,得多不好洗!

  破碎的果肉和爆出的汁水顺着苍白修长的指骨滴滴答答往下坠,太宸帝君看着乔安忙不迭地躲开,眼神更加阴鸷。

  乔安一边躲一边心里吐槽,要桃子的是你,现在生气的也是你,不爱吃桃就不爱吃,还恼羞成怒是怎么滴。

  太宸帝君一手被捏碎的果肉,乔安的退避三舍让他火气上涌,感觉到手上粘腻的触感,他眉心烦躁地拧起,手上无知无觉用力。

  眼看那俩好好的大桃子就要被太宸帝君捏碎,乔安忍不住小声说:“帝君,您要是不吃...要不就还我吧。”

  “你说什么?”

  太宸帝君猛地冷冷看她,乔安更小声嘟囔:“好歹是天霖仙尊大老远带回来的...帝君也不能胡乱糟蹋东西啊...”

  其实桃子才没有那么多,一共没几个,她大半都给他了,结果他还不高兴。

  这桃那么甜肯定是好桃子,不定是什么珍贵品种,吃一个少一个,而且桃核还可以种呢?

  太宸帝君额角绷起青筋:“乔安!”

  乔安浑身一震,一脸不可思议:这暴躁大佬竟然还记得她名字!

  太宸帝君阴着个脸:“你以为本尊要的是你这几个破蟠桃?!”

  “不不不,当然不。”

  乔安赶紧摇头:“怎么会,我都看出来了,您不爱吃桃。”

  太宸帝君:“...”

  太宸帝君脸颊微微抽搐,苍白的皮肤染上潮红,薄薄的唇线抿得发白,眉心红痕鲜艳地像是要滴出血来。

  乔安能清晰看见他额上鼓起的青筋一跳一跳,甚至恍惚听见什么磨牙的声音。

  “呵!”

  太宸帝君死死盯着她,骤然冷笑,语气冷得瘆人:“你到底是真傻,还是根本在装傻,故意消遣本尊!”

  乔安被他这个语气有点吓到了。

  她迟疑地看了看他,眼见着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凶戾,才终于鼓起勇气,小小声说:“帝君,虽然您是帝君,也不能随便人身攻击啊,莫名其妙就骂我傻,那、那我是不太高兴的。”

  太宸帝君:“...”

  太宸帝君看着乔安一脸委屈又不高兴的小表情,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往上涌,让他特别想现在就把她脑袋拆开,看看到底都装得什么!

  就在这时,天边突然传来天霖仙尊的声音:

  “乔小友!我才想起还忘了嘱咐你,这个地啊它——”

  天霖仙尊剩下的半截话生生卡在嗓子里,他瞪大眼睛看着站在乔安对面的太宸帝君:“帝、帝君?您怎么来了?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太宸帝君冷漠瞥一眼天霖仙尊。

  一点眼色都不会看,看他还是太闲了。

  太宸帝君一不发,直接拂袖离开。

  乔安看着太宸帝君突然地来又突然地走,完全摸不着头脑。

  右手臂有点痒痒,她随手一挠,却摸到了一个冰凉凉的东西。

  她愕然扭头,看见一把黑剑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旁边。

  乔安一下就认出来,这是太宸帝君那天带着的那把剑,是叫什么天来着,好像挺厉害的一把神器。

  之所以一眼就认出来,倒不是因为这把剑那天捅过自己十几刀...主要是没见过黑得这么彻底的剑。

  这已经不是剑在墨水里洗过能形容的,这简直就是墨水成剑本剑,黑得那叫一个纯粹。

  乔安都怀疑要是帝君黑天出门,还能看见自己剑在哪儿吗?

  这把黑剑就戳在她手臂边,挨挨蹭蹭、左摇右晃,跟探头探脑的小孩子似的。

  乔安觉得它还挺有灵性的,提醒它:“你主人都没影了,你还不快跟上。”

  黑剑扭了扭,又凑过来,用圆溜溜的剑柄蹭了一下她肩膀,又羞答答地缩回去,继续吭哧吭哧扭。

  哎呀呀,这小样儿...

  乔安环视四周,确定太宸帝君已经没影,把左手的桃倒腾到右手去,然后飞快摸了一把剑身。

  摸着凉凉的,手感还挺好。

  黑剑颤了颤,扭捏地躲了躲,乔安又摸了两下,黑剑高兴得嗡鸣一声,亲亲热热就往她怀里钻。

  乔安还真是没见过这种会动的古兵器,把黑剑抱了满怀,挺稀罕得摸了又摸,黑剑特意把剑刃朝外,乖乖给她摸,还撒娇般的用圆圆的剑柄去蹭她的脸。

  “裂天。”

  乔安和剑同时一僵,有致一同抬起头,看见刚才消失的太宸帝君不知何时又回来了,就悬在不远处的半空中,居高临下,一手负后,凉凉地看着她们。

  乔安能感觉到怀里的剑在打哆嗦。

  那一刻,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是乔安还是忍不住琢磨:

  你说一个能把剑吓得发抖的人,这太宸帝君得凶残到什么境界!

  裂天剑可不敢撒娇了,从乔安怀里飞回太宸帝君身边,全程安静如鸡。

  太宸帝君斜眼瞥了一眼旁边装乖的裂天剑,又瞥了一眼下面低着头的乔安,嘲讽地扯了扯唇。

  都是一个德性,气死人不偿命的东西。

  太宸帝君像是懒得搭理,留下一声冷笑,就直接转身离开。

  确定太宸帝君真的走了,乔安才松了口长气,一转身,就对上天霖仙尊幽幽的眼神。

  乔安被看得头皮发麻:“仙尊,您有事儿?”

  天霖仙尊复杂地看着她:“乔小友,帝君怎么来了?”

  “不知道啊,我刚也被吓一跳,一扭身他就站那儿了。”

  乔安老实说:“我还以为他是想吃桃,但是又好像不是。”

  天霖仙尊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帝君还能和桃扯上关系:“怎么了?”

  “他就是朝我伸手。”

  乔安示意了一下双手,也是一头雾水:“那我肯定不能把自己吃剩下的桃给帝君啊,我就拿了三个新的给他,然后他就生气了。”

  天霖仙尊看着乔安右手里只剩下半个的蟠桃,和左手里绿嫩嫩的桃树株,陷入了沉默。

  他就不明白了,现在年轻的小仙子们都是怎么想的?

  还是他年纪太大了,有代沟了?

  “...乔小友啊。”

  天霖仙尊艰难开口:“帝君向你伸手,你怎么会觉得他要的是你啃剩下的桃,而不是树种呢?”

  乔安哈哈大笑:“仙尊您真逗,怎么可能是树种,难道帝君还要帮我种树吗这怎么可能哈哈哈!”

  “...”天霖仙尊特别想问问她,难道帝君不想帮你种树就想吃你啃完的桃子吗?!

  是不是脑子有坑?就问你是不是脑子有坑?!

  天霖仙尊踉跄两步,捂着心口,只觉得一口血闷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乔安紧张要过来扶他:“仙尊您怎么了?是哪儿不舒服吗?”

  天霖仙尊摆了摆手,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她:“然后呢?”

  乔安老老实实说:“然后帝君就把桃子捏爆了。”

  天霖仙尊:“...”

  “仙尊,你说帝君是不是生气了?”

  乔安疑惑得非常真实:“可是他为啥生气呢?我现在都没想明白,总不能是非爱吃人剩下的吧。”

  “...”天霖仙尊:“噗——”

  乔安大惊失色:“仙尊!您怎么吐血了!”

  “没事儿。”

  天霖仙尊一口老血喷出,顿觉神清气爽。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沫,慈爱地看着乔安:“乔小友,三界之中让老夫如此佩服的,你是帝君之下第一人。”

  乔安受宠若惊:“仙尊太客气,我我就是个普通人。”

  天霖仙尊心想你可不普通,你这样的帝君都没把你打死还能继续活蹦乱跳,你可太厉害了,七天能重生八回的魔君都干不过你。

  天霖仙尊急需回去回回血,加快语速对乔安说:“之前我一直忙着整理来朝拜的宾客名单,忙过了头才想起来,混沌秘境地质坚硬、内含煞烈之气,种植不了草木。

  这实在是我疏忽,让你失望一场,若不然你还想要点别的,我从外面再找来给你。”

  乔安知道天霖仙尊忙得团团转,哪好意思再让人给她这点小事操心,忙说:“您忙您的,我就是打发时间玩玩,土硬没关系,我慢慢把土松一松再种就好了,万一能种成呢。”

  天霖仙尊看乔安还挺乐意继续种的,就点了点头:“那我过些天再给你找些花锄来...”

  说到这儿,天霖仙尊突发奇想,蟠桃生灵气,若是乔安真能在秘境种成,秘境与帝君息息相关,会不会对压制帝君煞气有什么好处?

  不过他随即就失笑,笑自己想太多,不说秘境土质煞气冲天,不太可能种成,就算种成了,又得多少桃树,才能洗净那漫天煞气。

  “乔小友只当修身养性,不必太上心,种不成也不必失望。”

  虽然不抱希望,但是天霖仙尊还是笑着鼓励乔安:“帝君常年闭关,我也不得闲,寻常人也进不来,说来还从没人在混沌秘境种过东西,若是乔小友真能种成,给秘境增点生气,那可要好好感谢小友。”

  乔安不好意思:“您太客气了。”

  天霖仙尊转身要走,却又停住,迟疑着对乔安说:“乔小友,帝君内丹离体为你所吞的消息不知怎么地就泄露了出去,如今已传得三界皆知,不时有些蠢蠢欲动之辈,过些日子,几位仙界尊者们就要陆续来秘境拜见帝君、商讨此事,到时候南天坊主也会来...”

  乔安一愣,点了点头:“仙尊放心,我心里有数。”

  天霖仙尊笑了。

  好吧,虽然这小花妖偶尔愣了点,但也不是真傻。

  天霖仙尊抚着长髯,微微一笑:“乔小友,你记得,你现在是帝君座下、混沌秘境中人,放眼三界也无人敢动,也不必顾忌太多。”

  乔安清脆应了:“多谢仙尊,我明白了!”

  ......

  之后的日子,帝君照样神出鬼没,白婴尊者照样花式闭关炼丹,天霖仙尊照样忙得脚不沾地。

  只剩下一个闲得蛋疼的乔安,就兢兢业业和她的桃树杠上了。

  这混沌秘境的土啊,真的是,天霖仙尊送来的那些怎么看怎么精巧的花锄,一个个断在地里,乔安看得糟心,干脆自己徒手挖,挖了两天,看着自己被磨断了一截的指甲,更糟心。

  不过乔安这个人有一股韧劲儿,或者说愣劲儿,说要种桃树,她就一门心思地种桃树,这样也不罢休,非要挖。

  这破地越是不让她种,她就偏要种,桃子辣么甜,她要吃桃子!

  乔安吭哧吭哧挖坑栽树,然后不知道哪一天,裂天剑就探头探脑跑来了。

  “呀!”

  乔安可惊喜了:“你跑出来了。”

  裂天剑得意地翘了翘剑柄,蹭到她怀里腻歪。

  乔安和它很亲热,毕竟双方是“过命”的交情,而且裂天剑一个剑竟然很会撒娇,算是弥补了乔安不能养仙大鹅的遗憾。

  裂天剑偷跑技术很高明,乔安基本每天干活的时候它都能跑来,而且帝君那边可能是闭关了,一直没动静。

  于是乔安就心安理得地和裂天剑混在一起玩了。

  到后来有一次,她把树种放进坑里,裂天剑竟然在旁边一拍一拍,把土拍平了。

  乔安看着这一幕,愣了一下。

  她是知道这里的土有多硬的,花锄一戳就碎,那叫一个干脆利落,但是裂天剑拍着戳着一点反应都没有。

  乔安脑袋上突然亮起一个灯泡。

  她赶快跑过来,蹲在地上看了看,然后一把握住旁边摇头晃脑的裂天剑。

  裂天剑被她一握,整把剑都僵住了。

  千里之外,主殿冰室之中,阖眸静坐的太宸帝君猛地攥紧手,艳色的唇死死抿住。

  乔安握着裂天剑,直接把地下一插,只如刀削豆腐,坚硬的土层薄纸般被切开,带出来的灰黑色土壤顺着剑侧狭长的花纹洒下。

  乔安瞪大眼睛看着那裂开的土层,再低头看着手中轻轻嗡鸣想要挣扎的裂天剑,眼神大亮。

  “哈哈哈——”

  乔安仰天大笑,捞起剑狠狠亲了一口,兴奋道:“你可真是我的大宝贝儿!”

  当场当机的裂天剑:“...”

  太宸帝君:“...”

  “轰——”

  天霖仙尊听见巨响,惊恐地扭头,眼睁睁看着主殿轰然坍塌成一片废墟:“帝君——”

  天,这殿怎么又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