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躺赢吗?[快穿] 第9章 帝君是个蛇精病(九)

小说:我可以躺赢吗?[快穿] 作者:上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2: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有了裂天剑之后,乔安终于摆脱了徒手挖坑的艰难岁月,刷刷刷没多长时间就把蟠桃树种种下去了大半。

  然后乔安又发现问题了。

  她蹲在小树苗边,眼看着这个树苗它蔫巴巴地坨在那儿,无精打采的,根本不怎么长。

  要知道,乔安看书里说,蟠桃树是仙界最好生长的树种之一,正常的树苗一天就能半米多高,不用多久就能长成真·参天大树。

  但是她这里的蟠桃树可太不争气了。

  乔安戳了戳小树苗,树苗有气无力晃了晃嫩绿的小芽:别戳,没看虚着呢。

  乔安抱着剑,发愁地又去找天霖仙尊:“仙尊啊,我觉得它是不是缺水了,您那里有什么不用的仙水甘露之类的,能不能给我装点。”

  天霖仙尊听了很惊讶:“你把树种都种上了?你怎么做到的?”

  没有谁比他更知道混沌秘境这里的土都是什么土,塑个泥碗拿出去指不定比人家仙器还扛造,这叫什么土,这根本不配叫土,活该开除土籍!

  天霖仙尊把树种和花锄留给乔安就是让她玩的,打发时间用,没想到她还真给种上了。

  天霖仙尊回忆,难道那几把花锄里有什么特殊的仙器他给拿岔了?

  “就是那么种的。”

  乔安献宝似的抱出裂天剑,开心说:“它可帮了我大忙了。”

  天霖仙尊看着乖乖躺在乔安怀里的裂天剑:“…”

  “它可厉害了。”

  乔安摸着黑漆漆的剑身,兴奋说:“那些花锄都断掉了,就它最坚强,有了它我一天能挖二十个坑。”

  裂天剑骄傲地挺起小剑柄。

  天霖仙尊看着因为挖坑而骄傲的裂天剑,沉默了片刻,慈祥说:“乔小友,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乔安莫名其妙,天霖仙尊已经自顾自说:“万年之前,九重天混沌初开,妖魔凶怪当道,血染三界,生灵涂炭;一日,天地混沌感应出天将浩劫,竟凝出生息,经九九天雷,诞出一人,握一剑,一剑劈裂九重天,斩妖魔、杀凶怪、平三界、立天宫,自此四海平、九州定,直至今日,生灵安乐、四海升平。”

  天霖仙尊拱起双手,正向着东方主殿的方向:“那一人,便是太宸帝君。”

  他又指了指裂天剑:“那一剑,便是帝君之伴生剑,因一剑劈开九重天,被尊为裂天之剑。”

  说完,天霖仙尊敛袖,看着一脸懵逼的乔安,微微一笑,和颜悦色:“乔小友,听完这个故事,你有什么感想吗?”

  乔安呆呆看着天霖仙尊,又低头呆呆看着裂天剑。

  裂天剑轻轻嗡鸣一声。

  乔安倒吸一口凉气:“…原来你这么厉害——”

  天霖仙尊面露欣慰。

  这个小花妖终于明白裂天剑的意义了,她怎么能拿这么尊贵的神器去挖…

  “怪不得你挖坑那么厉害。”

  乔安佩服说:“我以后再也不嫌弃你黑了,你的黑不是黑,那叫逼格!”

  天霖仙尊:“……”

  裂天剑臭屁地嗡嗡两声,腻腻歪歪地蹭着她手臂。

  天霖仙尊脸颊微微抽搐:“乔小友啊…”

  “仙尊我明白您的意思,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它。”

  乔安反过来劝他:“仙尊,它可是神器,没那么娇弱,再硬的土挖起来也轻轻松,而且它柔韧性特别好。”

  乔安招呼裂天剑:“快快,给仙尊表演个劈叉看看。”

  天霖仙尊:“……”

  天霖仙尊声嘶力竭:“不看不看了!”

  裂天剑遗憾地把弯到一半的腰又折回来。

  乔安跟它说了,它这不叫掰弯,这叫瑜伽大师,是一项特别牛逼的专业技能,所以它可乐意给别人炫耀了。

  天霖仙尊看着又兴冲冲飞回乔安怀里的裂天剑,只觉得身心受到了重创。

  他从怀里取出一个净瓶递给乔安,疲惫说:“这里面是天河之水,源源不尽,你用它浇树,或可有用。”

  乔安拿着净瓶高兴说:“谢谢仙尊,那我就回去了。”

  天霖仙尊摆摆手,眼看着乔安抱着剑蹦蹦哒哒地走了,心想,帝君的伴生剑被她又搂又抱又铲土,帝君都不管她造作,他瞎操心个屁!

  如是心中默念了三遍,终于心平气和,重新挂上微笑,扭头又是那个仙风道骨的天霖仙尊。

  ……

  乔安自从用天河水浇上树苗,树苗生长情况大为改善。

  她每天早起就巡视一圈,看哪一株树苗偷懒磨叽,光喝水不长高,她就走过去,拿着净瓶往下倒。

  天河水源源不断往下流,小树苗兴高采烈,嫩绿的芽芽享受地摆啊摆,给旁边的其他树苗羡慕得不行。

  五分钟后,天河水还在往下倒,旁边树苗很羡慕。

  二十分钟后,天河水接着往下倒,旁边树苗很羡慕。

  一个时辰后,天河水仍然往下倒,旁边的树苗很…不、不是很羡慕了。

  那颗树苗就被泡肿了,别的树苗需要浇水,它连着三天都在往外喷水。

  从那以后,小树苗们鬼哭狼嚎着往上蹿:落后就要被淹,它们要长高,谁也别拦它们长高!

  于是乔安欣慰地看见,桃树苗蹭蹭地往上蹿,一个赶一个的抽枝发芽,放眼望去绿茵茵一片,很是生机勃勃。

  就在乔安沉迷种树无法自拔地时候,剑主人找上门来了。

  太宸帝君来得没有一点征兆。

  那天乔安照常兢兢业业挖坑,刚铲出一捧土,手中的裂天剑突然大声嗡鸣。

  乔安吓了一跳,下意识扭头往四周看,就看见太宸帝君站在不远处一棵桃花树旁。

  她已经栽种了百十来棵树,勉强可以称作是桃花林了,太宸帝君站在桃林边缘,还是那一身黑袍,清瘦高挑的身形,宽大的袖口垂下,隐隐露出一截苍白劲瘦的指尖。

  他抿着唇,狭长的眼帘垂着,漠然望着她,辨不出喜怒。

  乔安看见他,愣了三秒,第一个动作就是把裂天剑往背后藏。

  “…”太宸帝君眉峰微微挑了挑,嘲讽的意味很浓。

  乔安也很快意识到这是掩耳盗铃,尴尬地把剑又抱回来,踢了踢旁边的土坑,然后磨磨蹭蹭往他那边去,很没有底气地小声:“帝、帝君…”

  裂天剑安详躺尸状静静躺在乔安手里。

  乔安肯定不会被打死,它却是很有可能会被打死的。

  裂天剑:莫看我,我就是个莫得感情的死剑。

  乔安龟速蹭到了太宸帝君,在帝君那嘲讽十级加成的表情下,双手捧剑递上,羞愧地低下头:“帝君,我错了,还给您。”

  太宸帝君看了一眼裂天剑纹里残存的沙土,没说话。

  裂天剑垂死病中惊坐起,蹿到半空狠狠抖了抖,沙土哗啦啦抖了两人一身。

  天霖仙尊:“…”

  乔安:“…”

  乔安:什么叫猪队友,就是和你长得一样的。

  乔安差点掩面哭泣,裂天剑也意识到自己干了坏事儿,整个剑都僵了,赶快跑到太宸帝君旁边,讨好地蹭了蹭他。

  太宸帝君嫌弃地看了它一眼,漫不经心地握住:“好用,是吧?”

  乔安第一下没反应过来这是和她说,愣愣抬起头,才发现太宸帝君正斜着眼看她,连忙回答:“好用好用!”

  太宸帝君:“呵。”

  乔安卡了一下,又疯狂摇头:“不好用,一点不好用。”

  太宸帝君:“呵呵。”

  “…”乔安没辙了,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太宸帝君撇开眼,心里冷笑。

  之前还伶牙俐齿的,现在装可怜给谁看?

  她吞他内丹不害怕,胆子大到拿他半生剑铲土,在他的秘境里左挖一个坑右开一条河,就差翻天了,现在看见他,倒是知道害怕了,倒是不敢吭声了?

  这小花妖,惯会装模作样,哼。

  太宸帝君嗤笑一声,随手把裂天剑一扔,任乔安手忙脚乱接住,转身就走进桃花林。

  乔安一脸懵逼抱住剑。

  这什么个意思?剑扔给她什么个意思?!

  “帝君…”

  乔安赶紧追上去,太宸帝君根本不搭理她,漫漫在桃林中行走,挑剔地打量着四周绿荫葱绿的桃树。

  现在的桃树已经长到了五六米高,枝叶茂盛,有些树枝上甚至已经结了小小的粉色花苞。

  混沌秘境是这九重天上煞气最浓郁的地方,但也同样是仙气最旺盛的地方。

  能适应这里的生命,都会享有无穷的好处,生长成这世间最珍贵的物种,或者被磨砺为顶峰的强者。

  太宸帝君余光瞥见后面抱着剑傻乎乎跟来的小花妖:只除了这个小傻子,天天除了吃就是睡,要不就是倒腾这点破树种,一点志气没有。

  小傻子还在巴巴叫:“帝君帝君帝君…”

  “别叫了,本尊听得见。”

  太宸帝君突然顿住,转过身来,那傻乎乎的小花妖竟然往他怀里撞。

  太宸帝君瞳孔微缩,没有往后退,反而下意识抬起手。

  乔安没想到太宸帝君突然停住,脚下一绊,身形不稳,眼看就要往人怀里倒。

  乔安大惊失色:碰瓷帝君可还行?他怕不是要生刮了她!

  乔安求生本能之下,握剑狠狠往下捅,在额头碰到帝君胸口之前,险之又险稳住身形。

  乔安只觉劫后余生,摸了把虚汗,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帝君,露出一个淳朴的笑容:“帝君,差点儿,可吓死人了。”

  太宸帝君:“……”

  太宸帝君恨不得按着她的后脑勺,把那张笑容灿烂的脸按地里去!

  他黑着脸把抬了一半的手又收回去,转身一拂袖,靴尖轻点,已经飞身踩上树枝:“本尊要在这里清修,你走吧。”

  乔安看着太宸帝君踩上她细嫩嫩的树枝,脱口而出:“别上!您太沉了!”

  “…”太宸帝君转头凉凉看她:“你说什么?”

  乔安看了看他凶巴巴的脸色,又看了看她那刚长大的小绿树,在强权之下,不禁流下了悲伤的泪水:“我是说,太宸帝君您尽管上,压塌了,都算我的。”

  太宸帝君一手轻轻抚着一根伸出树枝,居高临下睨着她悲愤的小表情,嘴角不由地翘了翘,却轻哼一声:“别给本尊耍小聪明,本尊是懒得与你计较。”

  “是。”

  乔安蔫巴巴:“…帝君,那小仙就退下了。”

  太宸帝君看着她垂头丧气往外走,垂眼在树枝上漫不经心地捏了捏,揪下来一朵小花苞。

  他盯着那小花苞看了一会儿,屈指在上面弹了两下。

  “等等。”

  散漫的声音叫住了乔安,她扭过头:“帝君还有事儿?”

  茂密的枝叉间,一个小小的东西弹过来。

  乔安下意识接住,打开掌心一看,竟然是一朵小小的花苞。

  乔安愣了:“帝君,这是送给我的?”

  “嗯。”

  太宸帝君似漫不经心:“好看吗?”

  乔安仔细盯着那花苞,看了很久,仰头诚恳说:“这个花苞才长了不到六个时辰,体型不够大,花瓣包裹不够紧实,颜色略淡,整体看来不够饱满,还需要补充营养,所以总的来说,不是特别好看。”

  太宸帝君:“……”

  太宸帝君冷冷说:“你可以走了。”

  乔安老实:“哦,那帝君再见。”

  乔安老老实实往外走,走出桃花林,才松了口气,有些忐忑地问裂天剑:“我刚才表现还不错吧,帝君的问题我都答上来了,帝君是不是挺高兴的?”

  裂天剑:“……”

  裂天剑无以对,它指了指乔安的手。

  乔安不明所以,张开手,粉嫩嫩的花苞还在掌心。

  乔安心疼,多好的花苞啊,将来能长出大桃子呢,帝君就辣手摧花给摘下来了。

  她可惜地戳了戳花苞,花苞突然颤了颤。

  乔安瞪大眼睛,眼看着那花苞小小的花瓣伸展、舒张,在她眼皮子底下,一点点绽放成一朵鲜艳的小桃花。

  乔安:“!!!”

  裂天剑摇了摇剑柄,嗡嗡两声嘲笑:哼哼,还嫌弃它呢,你太宸不也是一肚子花花肠子,装得眼高于顶,竟然还偷偷搞小动作哄女孩纸。

  “啊呀呀!”

  乔安果然很激动:“他竟然还摘得不是花苞,是花!我第一朵花啊!我就不该让他上那棵树!”

  裂天剑:“……”

  好了,无所谓了,全白瞎了。

  又是无事发生的一天,大家趁早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