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躺赢吗?[快穿] 第14章 帝君是个蛇精病(十四)

小说:我可以躺赢吗?[快穿] 作者:上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2: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三天后,乔安一大早就和天霖仙尊出发了。

  南山坊宴席会开整整七天,本来太宸帝君是让天霖仙尊最后一天再带乔安去,恨不得让她在现场露个面就回来。

  但是乔安不想啊。

  虽然她是一条咸鱼,她也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难得穿一次传说中的仙界,那不得好好感受一下神仙聚会的氛围,天天窝在混沌秘境里不是太亏了。

  再说她现在吃桃已经吃腻了,打算再发展点别的品种,这次出去正好多收集点种子,回来壮大的她的种田事业!

  所以乔安对着天霖仙尊软磨硬泡,求他早点带她出去浪。

  天霖仙尊被她磨得麻爪,想想帝君已经闭关了,又有他在旁边看着,应该出不了什么事,所以就悄悄摸摸带她提前跑了。

  南山坊坐落于仙界最南方的一座万仞仙山。

  远远的,乔安就看见南山上祥云集聚,仙乐和弦如丝缕遥遥飘散,天边道道流光划过,各种稀奇古怪的灵兽仙兽拉着华丽的车架一队队从头顶驶过。

  天霖仙尊也看着这一幕,眼神意味深长。

  南山坊如今已是仙界如今公认的五方大擎之一,门客弟子三千,坊内强者如云,又与北天楼交好,尤其是近些年来,南山坊野心愈盛,越来越有与天宫分庭抗衡的意思。

  但是天宫昭华仙君乃是帝君之徒,有帝君撑腰,又是什么给萧项晖的胆子,敢觊觎仙界之主的位置。

  天霖仙尊心头微动,莫名看了一眼乔安。

  乔安正一眨不眨盯着山脚下的集市流口水:“这里的糖葫芦好红啊!”

  天霖仙尊:“...”

  天霖仙尊嘴角轻微抽搐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只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虽然对山脚下的集市很眼馋,并且蠢蠢欲动想摆个摊,但是乔安还是乖乖地先跟着天霖仙尊走了。

  他们一路来到山巅,正门处宾客如云,一个个衣袂飘飘前呼后应,相比较起来,他们这一行只有两个人,实在草率得有点寒酸了。

  不过显然天霖仙尊那张脸就已经是最好的名片了,因为他们一出现在门前,所有人都看来。

  天霖仙尊的人缘一直很不错,许多人热情围过来见礼:

  “见过天霖仙尊。”

  “天霖兄今次来得早啊。”

  “仙尊今日可好...”

  天霖仙尊淡淡含笑,时不时地拱手回应两句,场面很快热络起来。

  自然也有很多人注意到乔安,天霖仙尊特意把她拉到旁边,对众人介绍:“这是帝君座下,乔安小乔仙子。”

  乔安向四周拱了拱手:“小辈乔安,见过诸位仙长。”

  众人不由安静了一瞬。

  南山坊少主未婚妻坠湖后吞了太宸帝君内丹、后来脱离南山坊加入混沌秘境的消息,早就传遍九重天。

  谣传各异,有人说是太宸帝君唯恐内丹神力为人觊觎而强制要把人留在身边看管,也有人说是帝君爱重那花妖天赋有意收她为弟子,甚至还有人说帝君是找了个由头刻意借打压南山坊震慑四方蠢蠢欲动之辈...

  但是不管是哪个版本中,乔安这个花妖都是绝对主角

  ——毕竟这可是个吞了帝君内丹都还活蹦乱跳的传奇角色啊!

  所以乔安有幸享受到了比天霖仙尊还万众瞩目的待遇。

  乔安:虽然很荣幸然而…然而她是个社恐啊!!莫看她莫看她她心慌——

  乔安面上镇定自若,实则心里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

  有人半真半假的问:“小乔仙子钟灵毓秀,如此得帝君厚爱,莫不是帝君有意再收一个弟子?”

  众人眼神闪烁。

  要知道太宸帝君座下唯一的弟子,就是当今天宫之主昭华仙君,这小花妖难道能有那么大的机缘?!

  天霖仙尊表情高深莫测:“帝君的确爱重小乔仙子。”

  真该让你们都亲眼看看他们俩的腻歪劲儿,能辣瞎你们的眼睛!

  众人大震,再看着一脸淡定(呆掉)的乔安,眼睛都要酸红了。

  本以为是这小花妖倒了血霉成了炮灰,万万没想到竟然是撞上天大狗屎运!

  离了南山坊又怎样,得了太宸帝君青眼,日后都能在九重天上横着走。

  “天霖仙尊光临寒舍,有失远迎。”

  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道浑厚的男声,宾客们偏头一看,见一众人正自坊内而出。

  乔安也看去,来人为首的正是南天坊主萧项晖,旁边一个身着白衣形容冷峻的中年男子与他并肩而行。

  此外,在他们侧后方不远处的位置,还有另一队人,为首的是个身形魁梧的蓝衫男子,身后跟着一个华衣青年,正背着手看好戏似的溜溜达达跟着。

  看见这些人,宾客们纷纷拱手笑:“见过萧坊主,孟楼主,见过龙王。”

  孟楼主?

  乔安猛地看向那中年男子,正与他身后一双怨毒的眼神对上。

  就是那个把她推湖里的神经病粉衣女!

  萧项晖早没有之前从混沌秘境离开的狼狈模样,仿佛老友重逢一般,笑晏晏对天霖仙尊说:“天霖仙尊远道而来,萧某已经备好酒席,为仙尊接风洗尘。”

  乔安看着他一脸笑容,心里很是羡慕。

  帝君说的真没错,大佬们都很会装,内心妈卖批脸上还能笑嘻嘻,她要是也有这个本事,指定早就走上人生巅峰了,还用得着吐血爆肝熬程序?啧!

  乔安正羡慕着,那边萧项晖却已经看向她,神情很是复杂,沉沉叹了口气:“珠儿...”

  这一声叹气,道不出的舐犊伤心之情。

  “你母亲听闻...病了,已经缠绵病榻多日,她听说你来,就想再看你一眼,今天早上死死拉着我的手,求我带你去看看她,我实在不忍心拒绝。”

  萧项晖说着,眼眶渐渐红了:“珠儿,阿爹阿娘从来把你当亲女儿看,你去了帝君座下,要与我们断绝关系,我们拦不得,但是看在多年母女情分的份上,随阿爹去看一眼你的娘亲吧,好吗?”

  他说的动情,众人听了,也不由露出动容之色,看着乔安的眼神不免变了变。

  为了攀太宸帝君的高枝,就毫不犹豫抛弃了曾经待自己恩重如山的义父义母,还把义母气病,让义父低三下四相请,这般行径,实在是太过薄情寡义了。

  萧项晖身后,萧朗一震,看着父亲的背影眼神复杂。

  母亲向来待玉珠冷漠不喜,又根本没有生病,父亲为何这样说...这把玉珠置之何地啊。

  萧朗嘴唇动了动,下意识想站出来解释,萧项晖不动声色看了他一眼,萧朗不自禁地僵在那里。

  “这先不忙。”

  听着周围指指点点的声音,天霖仙尊面色不变,没有理会萧项晖的惺惺作态,而是直接看向北天楼主孟广,单刀直入:“孟楼主,帝君命我此来,向你为小乔仙子讨一个公道。”

  孟婉脸色瞬间惨白。

  窃窃私语声一瞬中断,所有人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天霖仙尊只盯着孟广:“孟楼主,小乔仙子坠入玄湖并非意外,而是被楼主的爱女孟九公主亲手推下去的,这些,恐怕孟楼主已经知道了,哦,萧坊主也该知道了。”

  众人闻顿时哗然。

  孟广和萧项晖脸色变了变,尤其是萧项晖,慈父的哀伤表情还挂在脸上,猝不及防地僵在那里,显得颇为滑稽。

  “都说萧坊主与孟楼主是至交好友,现在看来果然不假,自己心爱的义女被人家女儿险些害死,还能面不改色和人继续谈笑风生,南山坊果然是这九重天上第一号的豪爽大气。”

  天霖仙尊笑呵呵,像是没听见周围的议论声,接着不急不缓说:“但我混沌秘境的心胸可没有如此开阔,小乔仙子既然已经是我混沌中人,我们自当为她讨回公道。我来之前,帝君严命我必须为小乔仙子做主,好好当众问一问孟楼主、萧坊主,到底怎样个说法。”

  此一出,全场骤然一寂,半响,所有人都震惊看向表情惊恐的孟婉。

  玄湖那等绝境,一个年轻的仙子,是何等狠毒的心思,才能将人推到那里去。

  随即,他们视线又在萧项晖和孟广之间游移不定,尤其是看着萧项晖的眼神最是意味深长。

  刚才那一番作态,还当是这萧坊主多么舐犊情深;但明知道自己义女被人险些害死,还能若无其事一道并肩而来,这所谓的父女情分,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萧项晖只觉得脸皮火辣辣的疼,他惯来享誉“仁义宽厚”的风评,何曾体会过千夫所指的嘲弄讽刺。

  萧项晖心知这一个不好,就会毁了他南山坊的名声,脑中万千思绪划过,面上适时露出惊骇之色,不敢置信地看向孟广:“孟广!竟有此事!你不是说是珠儿与阿婉一起外出游玩,失足跌入玄湖的吗?!这难道不是意外?!”

  说着萧项晖双目赤红,猛地指向孟广,怒不可遏厉声大喝:“孟广!你今日必须给我一个说法!我要为我儿讨回公道。”

  乔安和天霖仙尊静静地看着他。

  乔安小声说:“仙尊,他好不要脸哦。”

  天霖仙尊语重心长:“像他们这种活得太久了的老东西,心都脏。”

  乔安认真纠正:“不是,仙尊就不脏。”

  天霖仙尊:“...我谢谢你哦。”

  孟广自然知道萧项晖意欲把锅踢给自己,脸色沉了沉,但是他也知道到底事是自己女儿亲手做的,现在被拽住了小辫子,无论如何都甩不开干系。

  “萧兄,天霖仙尊,你们都误会了,这确实是个意外。”

  孟广面色自若,招招手把孟婉叫上前来:“小九,来,你给天霖仙尊和萧伯父解释清楚,再好好向玉珠道个歉。”

  孟婉脸色苍白,眼眶泛红,眼底蒙着一层泪光,再没有以前嚣张跋扈的样子,柔柔弱弱走上前来,看着让人颇为怜惜。

  “玉珠,是我的错。”

  孟婉一开口,盈盈的泪水就坠下来:“那天咱们去采花,嬉戏打闹间,我一失手用的力气大了,没想你一脚踩空,就坠进湖里去了。”

  她适时哽咽一声,楚楚可怜:”我慌得不得了,下意识就要找父亲去救你,结果等我带着父亲回来,你就已经被太宸帝君救走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

  “可是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乔安老老实实说:“你说你和萧朗情投意合,嫌我碍事儿,你想嫁给他,恨死我了,才要把我推进湖里的。”

  没人想到她就这么说出来。

  萧朗身形一震,孟婉一瞬僵硬后,顿时反应过来,瞪大眼睛凄楚大喊:“玉珠!你怎么血口喷人,我没有这么说过!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说着,她边用无比恳求的眼神看着萧朗。

  萧朗心中悸痛万分,紧紧握着拳,几乎要握出血来。

  多年情分,他到底不忍婉妹妹的名声...可是他的玉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啊...

  众人议论纷纷,不待萧朗痛苦做出选择,天霖仙尊已经悠然开口:“既然小乔仙子与孟九公主辞不一致,为了查明真相,不如我请帝君来,祭出天宫神器天机轮,回溯时光,把真相看个究竟…”

  天霖仙尊话音未落,孟婉脱口而出:“不可!”

  这一声尖锐得几乎破了音的戾鸣回荡在空中,本来已经有所犹豫的宾客们眼神又变了。

  没有人是傻的,不敢祭天机轮,显然是这孟九公主心里有鬼。

  至于是什么鬼,大家心里也都有数。

  等孟婉回过神来,感受到周围鄙夷嘲弄的眼神,尤其是周围兄弟姐妹们幸灾乐祸的嗤笑,脸色唰地惨白,羞愤得几欲昏厥!

  这一次的失态,让她之前的所有准备都付诸流水。

  孟广心头暗叫不好。

  “天霖仙尊说笑了,天机轮乃仙界神器,岂能为这点小事操劳帝君。”

  孟广知道他必须保住北天楼的名声,最好是大刀阔斧将此事解决,不待天霖仙尊说话,他直接对孟婉厉喝一声:“不管怎样,两人同游独独玉珠坠湖,定有你的过错!还不赶快向玉珠跪地赔礼道歉!”

  天霖仙尊听着孟广故意含糊其辞,只是笑了笑。

  孟婉不敢置信抬头:“父亲您要我跪——”

  “啪!”

  孟广狠狠扇了孟婉一个巴掌,直打得孟婉踉跄倒地,唇角渗出血来。

  孟广表情阴骘:“还不快跪下!”

  孟婉的确是他最疼的女儿,但是他还有很多个女儿。

  他可以牺牲一个女儿,但是北天楼的名誉绝不能受损。

  孟婉在他阴沉的眼神中明白了一切,她浑身冰冷,止不住地轻颤,强忍着羞愤,冲着乔安跪下,哭得声泪俱下:“玉珠!是我有错!我是一时鬼迷心窍,慌了神志,害得你受苦,我真的知错了,请你原谅我,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

  乔安老老实实:“不好。”

  孟婉:“...”

  孟婉终于忍不住尖声:“我都向你跪下了,你还要怎样?!”

  “嗳,你这个人可真是奇怪,搞得自己很牛逼一样。”

  乔安一脸莫名其妙:“你跪下了不起啊,那我还死过了呢,你看我也没有拿出来显摆啊。”

  孟婉:“...”

  天霖仙尊:“...”

  旁边不知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有此起彼伏的喷笑声,各种看好戏的眼神打量过来。

  孟全身颤抖,眼睛恨得快要滴出血来,她崩溃尖叫:“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难道要我去死吗?!”

  “可以啊。”

  乔安点了点头:“那你能自杀吗?”

  孟婉尖声一窒,呆呆地看着她。

  乔安仔细给她解释:“你别现在死,这么多人呢,你等晚上的,等大家都睡着了,你就悄悄自杀,完了之后,让人告诉我一声就行。”

  想了想,乔安特意补充:“尸体就不看了,我胆子小,你别给我吓着。”

  孟婉:“...”

  “你为什么不说话。”

  乔安挠了挠头,狐疑地看着她:“你不会就是说说而已故意驴我吧,我跟你说你这不行,你这样不讲诚信,会让我很为难。”

  天霖仙尊默默看着,心里暗道,你这样不按套路来,也让人家很为难。

  全场一片死寂,众人一时都被惊呆了,好半天愣是没人吱声。

  众目睽睽之下,孟婉什么都没说。

  孟婉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小九!”

  “九公主!”

  “婉妹——”

  现场顿时一片人仰马翻。

  乔安看着孟婉被人抬走,颠颠跑回天霖仙尊身边,小小声说:“我刚才趁机踹了她两脚,把她胸口都踹塌下去了,她都还没醒。”

  她语气很是惊奇:“居然是真晕嗳,说晕就晕,她真的好棒棒哦~”

  天霖仙尊:“...”

  天霖仙尊复杂地摸了摸她的狗头,感慨万千:“...你棒棒,你才是最棒棒。”

  ——你是棒槌本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