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案九组 第9章 与公司之间的矛盾

小说:要案九组 作者:最强野猪王 更新时间:2022-08-25 13:48: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对于叶柳辉家庭的调查结果也摆在了面前,叶柳辉,男,38岁,结婚13年,育有一子,现年11岁,就读于新沙市第四小学,妻子秦红梅,34岁,结婚前为幼师,结婚后就一直在家里相夫教子,平时两人关系正常,秦红梅深入简出,与周围邻居接触也不多,但认识的都说两口子关系挺好的,经常能看到晚饭后一家三口在小区里散步。这样的家庭应该来说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要从情杀上着手就还要看一下叶柳辉公司的情况。

  叶柳辉公司的情况相对就复杂很多,因为担任财务人员岗位,为人又很正直,所以经常会得罪人,很多报账的手续其实并不完善,但经常领导批个字下面的人就屁颠屁颠地来报销,但是叶柳辉却坚持必须要把手续补充完整才行,导致很多人对他心生不满,总认为他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但是由于他的这种做法让公司在多次审计中都得以通过,财报也做得非常漂亮,所以得到了董事会的支持,如果不是这两年公司业绩下滑,他很有可能会被升为财务科科长,可惜的是这种时候利益最大化的商人眼中,他的正直又值几个钱呢?

  所以公司里跟他有矛盾的人不少,特别是总经理杨明辉,因为所有的报账都需要他的签字,但往往自己签完字以后财务那边报不了又要回头来找他,导致每次他一看到要报账签字的时候就头疼,也公开、私下里讲过好几次,可惜的是叶柳辉就是油盐不进,坚持原则到底,为此,总经理私下里和中层聚会时没少说过他。

  这样分析起来,公司里虽然有不少人对叶柳辉不满,但是为了多跑几趟补齐材料就杀人灭口这明显说不通,毕竟普通员工很少会报销,报销的时候也都是小心翼翼地准备齐全才去,中层虽然报账次数多,材料准备偶尔会不足,但是毕竟已经做到这个岗位上了,收入、家庭什么的总会理智一些,不会为了琐碎事情而产生如此深的怨恨,这样来说具有最大嫌疑的应该就是总经理了。

  总经理杨明辉,从公司成立之初就开始在公司工作了,一步步从底层爬到了今天全公司最高的位置,不得不说经历了很多摸爬滚打,但他却似乎忘记了自己曾经所经历的艰难困苦,虽然没有说对手下变本加厉,但是也不见得客客气气,可能是媳妇熬成婆吧,在公司必须拥有绝对话语权,除了在董事会上能有所收敛,平时在公司可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但就是这样,还经常被叶柳辉给怼回来,虽然明面上不多,但他批准的事情被叶柳辉拦住的次数可是不计其数,那会不会是他呢?很可惜的是杨明辉虽然对叶柳辉怀有极大的怨恨,但是出事当天,他拥有不在场证明,除非能有新的证据证明他是雇佣杀人,否则的话是没有办法将他和本案联系起来的,此时案子遇到了瓶颈,所有的线索也都中断,只能交给要案九组了。

  陈龙他们拿到案件以后仔细进行了分析,案件当中人物关系还比较简单,将那些相关性不大的人排除后剩下进行分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看样子还是要重新对案件进行一遍梳理,这样才有可能发现前期侦破时没有留意的细节。

  冥蒙先是来到了发现尸体的河堤边,此时已经过去了几天时间,原有的痕迹该拍照保存的已经保留了,没有留意的现在也几乎探寻不到,只能是看下当时检查的细节有没有遗漏了,根据照片,冥蒙来到尸体最终倒下的位置,人头朝向河边,说明当时叶柳辉是打算往河里去的,最终倒下的方向是朝前趴下,而且衣物的背面并没有沾染上什么污物,说明应该是直接往前趴着倒下,现场的照片反映出应该是他一人独自来到现场,当然也有可能是凶手穿着鞋套一类不留下脚印的东西跟随过来,反复观看现场照片,尸体右手腕处的照片引起了冥蒙的注意,死者是超前趴到的,所以手腕的割伤处是朝下,血液会顺着伤口流出,渗透进河堤旁的沙层里,照片上明显是有一滩血液的。

  于是冥蒙蹲了下来,拿着工具开始在现场查看当时手腕血液浸透的位置,找到以后往下挖,发现深度仅仅只有4厘米,这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量委实是少了一些,毕竟身上没有其他的伤口,所有流失的血液要从这一个伤口流出渗透的深度至少有7厘米以上。说明这里很有可能不是第一现场,人是受伤以后流失了不少血液之后才到的这里,因为不可能凶手在这里还带个容器盛一部分血液带走。

  拍照记录以后,冥蒙又前往了第二现场,也就是发现车辆的地方,此时车辆已经被拖回了警局,现场只有车辆压过和停留过的痕迹,仔细搜寻了一番并没有什么收获,冥蒙继续翻看着手里的资料,方向盘指纹经过检查只发现了叶柳辉的,这就很奇怪了,按照现在已知的线索,叶柳辉应该是被绑在车子后备箱的,因为车子是他自己的,所以车内方向盘上留有他的指纹并不奇怪,但是为什么没有第二个人的指纹,如果是其他人驾驶的车辆那必定会留下指纹,如果是戴着手套也会通过长时间的驾驶将指纹磨去,如果是驾驶完后对指纹进行擦拭那又怎么会只留下叶柳辉的指纹呢?总不可能擦拭后还特意来印上一些指纹,那样在检查的时候这些指纹会显得非常刻意。

  然而叶柳辉的外套和凶器还是没有找到,这些东西会在哪里呢?冥蒙回到队里,开始对车辆进行仔细的检查起来,打着强光灯在车内仔细地查看着,突然,一个不起眼的痕迹让他欣喜若狂,说不定这是很重要的信息,原来他发现在驾驶位的脚垫上有一点点的暗红色,因为这个脚垫是丝圈脚垫,缝隙错综复杂非常多,而且颜色本身就是红色加黑色,血液凝固后呈现的暗红色在这种颜色中非常不明显,但是还是被冥蒙捕捉到了,赶紧进行了采样送交青芳进行检查,结果也让他非常开心,因为这滴血迹就是叶柳辉的,如果这滴血是曾经掉落的,那在鞋底与脚垫的摩擦之间早就灰飞烟灭了,现在还能留下,说明形成的时间并不会很长,应该就是叶柳辉省钱最后一次驾车形成的,再基于此次受伤,很有可能叶柳辉是受伤以后再驾车造成这滴血液。

  s..book797722838492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要案九组');;